炫彩小说网
    年初五,周林与小林来到了宴宾楼。

    宴宾楼已经被侦缉处的人团团围住,台湾人已经被困在酒楼,没有抓他,但那阵势吓死了他。

    周林看到了周畅,想不到是周畅亲自带队。

    两人点头而过,没有说话,仿佛不是很熟的样子。

    这是执行任务,不是兄弟唠嗑的时候。

    周林按照计划,来到了三楼五号房,台湾人就在这里。

    稳定了心情后,周林轻轻地敲门。

    门开了,伸出一个秃头,三十七八的岁数。

    “你找谁?”他很警惕。不过脸上的表情暴露了他的紧张。

    “找你!”周林使劲推开门,推开台湾人,走进了屋子。

    “我知道你!周林!”那人惊叫着,手伸向怀中。

    “不许动!”周林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

    那人停住了手,脸上着急起来:“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兄弟,请高抬贵手放过我!”

    周林让那人将枪取出丢在地上,用脚踢到了周林的面前。

    “你出什么样的价码让我保你?”周林坐下问。

    那人一喜,感觉到了有生的希望了,急忙说:“周科长,我出十根小黄鱼,求你放我一码。”

    周林摇摇头,伸出了两根手指,那意思是二十根小黄鱼。

    那人一听暗喜,终于有救了,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只要人在,钱可以赚回来的。如果人没了,那什么都没有了。

    “我一定照办!”说着,那人去拿床上的小皮箱。

    周林抽着烟:“生意失手了,你回去能交差吗?”

    “报纸都报道了,责任不在我,回去顶多受些皮肉之苦,没有性命之忧。”那人老实说道。

    “如果最后你将货带了回去,那你会有什么好处?”

    “肯定有大赏,升职……你说什么?”那人睁大眼睛说。

    周林将烟头丢进烟缸:“我的话不说二遍,没听到就算了。”

    “听到了!听到了!如果能成交这笔生意,货款之外,我再孝敬你十根小黄鱼,不包括刚才救命的二十根在内。”那人轻轻的说。

    周林提高声音:“行!我同意你的要求,给我十根小黄鱼,我去向机关长求情,将货卖给你。卖给谁都是卖,卖你还不是一样的。”

    那人一楞,怎么是十根小黄鱼?随即会意,也大声说:“好!周科长,这是十根小黄鱼,请笑纳。”

    那人嘴里说的是十根小黄鱼,但拿出来的却是三十根小黄鱼。

    周林快速的将二十根小黄鱼收入腰间扎好,另十根小黄鱼拿在手上,走到了门内,拉开了门,对在门外偷听的小林说:“小林君,已经谈好了,我答应放他一码,他要的货我们卖给他,价钱还是原价。你收钱开放行条,我带他去码头取货并送他走路。”

    可是令周林奇怪的是,小林没有回话,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周林手上的小黄鱼:“那这是什么回事?”

    周林指着刚才脱下来放在茶几上的手表说:“他看中了我那古董手表,提出愿意出十根小黄鱼买我的手表,看他态度诚恳,我只好忍痛割爱了。”

    小林一听,急忙跑到茶几处,拿起放在上面的周林的手表丢给周林,转而缷下自己的手表,将自己的手表丢在茶几上:“我的手表比你的古董,你的手表。还是太新了,你就留着,我的手表卖给他。”

    “这样也行吗?”周林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将十根小黄鱼递给了伸出手的小林业部。

    收到了小黄鱼的小林快速的点清了小皮箱中的小黄鱼数量,并马上开出了盖有宪兵司令部章的放行条,将放行条递给了台湾人。

    随后,小林高兴的带着宪兵离开了宴宾楼。

    周林使了个眼色,台湾人会意,收拾好东西跟着周林出了门。

    两人上了周林的车,向着码头驶去。

    等到了码头货仓,那人将放行条递给了周林,周林让王虎放行。

    王虎不相信的看着放行条,然后什么也不说,让人将一千斤烟土送到了码头上的一只快艇上。

    周林送那人上艇:“既然知道了我,以后有事可以找我。我的电话是12345”

    那人真诚的说:“一定!我叫李下辉。谢谢你!”

    周林一直站在码头上,一直等李下辉的快艇离开了十分钟,而海面上没有异常,才回到了办公室。

    周林坐在椅子上,拿着二十根小黄鱼,相互碰击着玩。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周林拿起了电话。

    电话是处里的机要室主任打来的,通知周林去处里开会。

    “处长都没了,谁召集开会?”周林问。

    “宪兵司令部通知,新来的处长马上上任。”机要室主任是个将近三十岁的妇人,平时能与周林说上几句话。

    周林只得将小黄鱼收好,驾车出了码头,向处办公楼开去。

    到了处里会议室,周林发现就等自己一个人。

    正中位置坐着山田,小林站在他身后,象个门神。

    左边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人,戴着一副眼镜。

    其他的人都没有变化,哦,少了一个杨雨,也没人补充。

    山田指了指右手的第一个位置,那是个空位,让周林坐下。

    等周林坐下,山田开始讲话了:“经济督查处设立一个月,有成绩也有错误。我要说的就是,你们回去后要好好地想想,错在哪?为什么会犯错?今后如何去改正错误,做到不犯错误。明白吗?”

    “明白!”众人声音洪亮,让山田感到满意。

    “现在宣布宪兵司令部的人事任命!”

    山田眼光扫了扫左右众人:“任命肖邦!”

    “唰!”左边的那人站起:“到!”

    “任命肖邦为经济督查处处长!即刻上任。”

    “是!”肖邦坐下后看了看桌子两边的人的表情。

    “任命周林!”山田还没有完,又喊了周林的名字。

    周林一楞,看向山田,随后反应过来:“到!”

    “任命周林为经济督查处副处长,兼任一科科长,同时暂时兼任三科科长!即刻上任。”

    周林抬头挺胸大声喊道:“谢谢机关长的信任!我一定发动一科三科的人开总结会,探讨之前的错误,争取今后做到少犯错误、甚至不犯错误……”

    “很好!”山田拍起了手。

    会议室里马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送走了山田后,肖邦请周林去会议室坐坐,现在会议室是他的办公室,处长原办公室在装修。

    肖邦认为那办公室风水不顺,所以大肆修缮一下。

    “周副处长对处里的人事情况有什么好的建议?”肖邦问。

    周林笑了笑:“我的工作是在一科,兼带三科,至于处里面的事听处长的。”

    肖邦满意的说:“我们处里原来的电讯室主任辞职后,一直没有新的人上任,那一摊子很重要啊!”

    “处长这次没有带人来?”周林问道。

    “有两个人,一个适合干机要室主任,另一个准备将来放到科里。”肖邦的意思周林明白,那人是来接三科科长的。

    但山田没有批准,所以那人先留在处里。

    “我倒有一个建议!”周林想起了一个人。

    “说说看!”肖邦也为了安排人头疼,可惜他的人不懂电讯方面的工作,接不了手。

    “现在的机要室主任,过去干过七八年的电讯工作。不如让她去当电讯室主任,空出的机要室主任就可以安排人了。”周林曾经几次听现在的机要室主任讲,她不愿干这差事,所以周林就帮帮忙。

    肖邦用笔写下了记录,然后,两人谈了些鸡毛蒜皮的事,周林就告辞回到了码头。

    一到码头,发现光头正等在办公室外。

    “光头,三科现在还稳定吧!”周林喊进了光头。

    “科长,哦,叫错了,处长!”

    “是副处长!”周林纠正道。

    “是,副处长!三科的人基本还好,原来科长的几个人都抓了,大家都忘记了他们。所以工作还不错。”光头是周林安排在三科的眼睛,有什么事,他会立马汇报。

    “嗯!好好干!我准备提议让你担任三科副科长。”周林拿出烟,丢给光头一支。

    “谢谢副处长!我永远紧跟你,做你的小跟班。”光头不知如何去表达对周林的谢意。

    面在千里之外的武汉,戴笠正与毛一民在家中喝酒。

    “哈哈!中统那帮笨蛋,整整六十根小黄鱼的货全都便宜了山田那个王八蛋。”戴笠幸灾乐祸道。

    “老陈现在估计杀人的心都有。”毛一民说。

    “老头子已经警告了他,不准对付周林。”戴笠说道。

    “什么理由?”毛一民问。

    “我们的通道计划必须利用周林才能打通。周林死了,那么通道计划就会难上十倍。所以老陈心里恨周林,却拿周林没办法。”

    “明珠中统的日本密探的事有结果没有?”毛一民始终记得两次暗杀周林,毁于告密之事。

    “没有结果,但目标缩小到了两个人的身上。”

    “组长一个,另一个是谁?”

    “那个去配合锄奸队杀周林家人的人。他的表现太怪了,杨雨也曾经对我汇报过。”戴笠看着屋外。

    “他有可疑之处吗?”毛一民给戴笠倒酒。

    “那次他去配合,已经发现了敌人三层包围圈,就等着锄奸队入包围圈。当时,他过不去。但只要他鸣枪示警,锄奸队的人就会知道计划泄漏了,就能收手撤离。可他没有报警,回来对杨雨说,锄奸队已经行动了,来不及。其实那时,锄奸队才在五分钟后才行动的。”

    “狗日的,不是叛徒就是怕死鬼!”毛一民骂道。

    “见死不救,反正不是个好东西!”戴笠也骂着。

    “那个组长有问题吗?”毛一民又问。

    “也有问题,曾经他有三天脱离了我们人的视线,我们怀疑他可能被捕过。更有可能叛变了。”

    “老戴,照这样说,中统明珠组现存的两个人都不可靠了?老陈知道吗?”

    “老陈已经知道了,现在的情况是中统的真实情况不会向明珠组讲,人员也不向明珠派。”

    “还派?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毛一民喝了一口。

    “老陈正准备秘密将那两人处理掉。”

    毛一民一楞:“别呀!就把那两人送给周林,在日本人的记功本上增添一笔,帮周林立功啊!”

    “对啊!我们可以废物利用啊。”戴笠有兴趣了。

    “可怎么通知周林呢?他的联络员还没有到位。对了,他的联络人员选定了吗?”

    “他的联络员已经选定了,是一位上校,有着二十多年的谍报生涯。是一个对党无限忠诚的人。”戴笠肯定的说。

    毛一民知道,能受到戴笠如此夸奖的人,肯定是个优秀人才。

    “那我们两人现在就去向老头子汇报,将两件事情呈上去,请他老人家定夺。”

    于是,两人酒也不喝了,一起去了官邸。

    而在官邸里,陈部长正在同老头子汇报烟土被查收之事。

    “又是这个周林坏事,本来已经出了关,马上就可以上艇了,结果周林带兵一拦,什么都毁了。”

    “你自己的人做事不行,让人查了,还说什么?”老头子说道。

    “我请求对周林进行刺杀!”陈部长请示道。

    老头子火了:“你一个部长跟一个少校谍报员计较什么?”

    “少校谍报员?”陈部长脸色赤红:“哦!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老头子叹气道:“记得我让你安排人照顾了十年的那个老人吗?”

    “记得!老栓叔。”陈部长奇怪,那人没儿没女啊?

    “周林就是他的亲孙子!”老头子说道。

    “那么说这孩子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人了?”

    “刚刚拉过来!是雨农去拉的,交给雨农了。”

    陈部长失望道:“我怎么不知道?说起来,他爷爷还同我谈的来。他应该到中统才对。”

    “我觉得你应该去找到他,将他爷爷的遗物交给他。然后让他负责烟……”

    “遵命,我马上去。”陈部长马上要告辞。

    “随便一个人去说话,周林会信吗?你不碰壁才怪。”

    陈部长又回到了老头子身边:“那我怎样才能让他相信我?”

    “军统会有一个人去明珠,是周林的联络人。明天我会召见他,让他在执行戴笠的计划时同时也执行你的计划。等他同周林接上头后,由他介绍周林认识你。”

    “好办法!”陈部长高兴道。

    这时,侍卫进来报告,戴笠与毛一民求见。

    老头子让他们两人进来,陈部长正准备离去。

    “陈部长,我们汇报的事与你有关。”戴笠说道。

    老头子示意陈部长坐下,听戴笠讲什么。

    戴笠将明珠中统二人的事讲了,计划得到了老头子的赞扬。

    陈部长也一反常态,竟然出乎戴笠意外,支持这个计划。

    于是,将周林朝上抬的计划正式开始。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