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彩小说网
    火车到站了,周林还没有下火车,就有人找上车厢来。

    “周局长,汪主席让我来慰问一下各位。”来人递上了名片。

    周林接过了名片:“原来是陈先生,不知陈先生如何慰问?”

    陈先生从皮包中拿出了一张本票:“请周局长笑纳。”

    一看本票上的数额,周林哈哈大笑:“我笑纳!当然笑纳!”

    同时,周林递给了对方一根香烟,那热情劲,没说的。

    “周局长,汪主席让我收敛了那些尸体,你看?”

    “没问题!我要那些尸体干什么?我也不是湘西赶尸的。”

    周林的话,让陈先生打了个冷颤,还别说,如果深更半夜,周林走在荒野,赶着三十个死尸,那会是什么样子。

    “光头!”周林喊过来接车的光头:“将那三十个尸体交给了这位陈先生,我们走了。”

    光头一指后面一节车厢:“那玩意没人要,你去接收吧。”

    陈先生谢了一声,带着二十多人向后一节车厢走去。

    拿到了钱的周林,让光头送十个外组的人回去。

    “你们已经经过了血与枪的洗礼了,可以分配了。”

    说着,周林拿出一叠本票,一百大洋一张。

    每个外组人一张,看得光头等人眼都绿了。

    回到了家的周林被香君赶进了洗澡间,用光头老婆帮忙烧好的热水,洗了个干干净净。

    直到身上没有一丝血味才算干净。

    回到了明珠,周林的心才落实下来。

    这里是自己的势力范围,再不必担心有人要来害朕。

    从皮包里拿出来三万大洋的本票,周林想着如何去分配这些钱。

    这些钱,是兄弟的命钱,周林不想拿。

    外组死了十二个人,常亮那死了十五个人,总共死二十七个人,伤十个人。

    死的人家中,每家给八百大洋,此项开支二万一千六百块大洋。

    给外组活着的人每人一百大洋,计一千大洋。

    伤的人每人给五百大洋,此项开支五千大洋。

    还剩下二千四百大洋,周林准备给史密斯,算作信息费。

    安排好了三万大洋,周林的心情也开朗起来。

    正在家中闭着眼睛哼着戏曲的周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吓了一跳的周林睁开眼睛一看,是田中。

    “你知道我回来了,过来请我吃饭?”周林笑着问。

    田中接过了香君递的茶:“当然,请你喝茶没问题,但你那特级铁观音得带去。”

    周林一扁嘴:“你知道的,我的特级铁观音可是留着待客的。”

    “当然知道!所以才叫你带上铁观音去,我们去见一个重要的客人,而且是重要的有生意可能的客人。”

    田中是商人家庭出身,家里的亲戚都是做生意的,就是一个铜板,他也要想办法当两个铜板用。

    从他的口中说出的“重要的有生意可能的客人”,那就说明是生意上往来很久的客人了。

    所以周林就穿戴整齐,随同田中来到了茶社。

    一进茶社,周林竟发现杨坤也在,这家伙回来的挺快的。

    很可能与周林是一趟火车的,否则没这么快回来。

    一见周林进门,杨坤一路小跑过来了:“周局长,喝什么茶?”

    周林看了看田中,田中指了指甲三房:“在那里。”

    周林点了点头,便随田中进入了甲三房。

    一进房间,周林发现一个人正在那里埋头喝茶。

    但一看他的军衔,周林不禁大吃一惊:陆军少将。

    看到有人进来了,少将抬头看向了周林,然后才看向田中:“小树,这就是你的朋友?”

    “姑夫,这正是周林,我的好朋友。”田中忙回答。

    周林一听,是田中的姑夫,忙拿出特级铁观音,递给杨坤:“有贵客,上好茶。”

    杨坤接过了茶,开心的去泡茶了,今天泡茶,肯定得将半两的特级铁观音扣下一钱来。

    杨坤出去后,周林行日本礼:“明珠出入境管理处处长周林,请将军阁下多多关照!”

    那少将也站起身来回礼:“第四师团联勤部长山下奉一,请周局长多多关照。”

    周林一听,立即大笑:“将军是第四师团的?那我们今后就要多亲热亲热,共同发财。”

    山下奉一也高兴地说:“这句话我爱听,共同发财!”

    为什么周林一听第四师团就这么高兴呢?

    话得要从第四师团光荣的历史说起。

    第四师团又名大阪师团、“商贩师团“,编组地:大阪。

    是日军在战前17个常备师团之一,是陆军的甲种师团。

    大阪第四师团成立于1888年,士兵主要由大阪的菜贩商人组成,是日军中的资格最老的师团之一。

    这支部队下辖四个联队,配备了一流的武器装备,堪称日军“精锐“。然而它成立没多久,“窝囊废“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日军。

    尤其是第四师团的核心部队第八联队,因为在日俄战争中屡战屡败,获得了“败不怕的八联队“绰号。

    1939年,苏联与日本在中蒙边界的诺门坎地区发生战争,关东军下令驻扎在伪满洲国北部的大阪、仙台两师团紧急动员,增援前线。仙台师团接到命令后,强行军4天从海拉尔赶到诺门坎,抵达战场当天就投入战斗,但很快就被苏军打了个落花流水。

    与此相反,第四师团的出动命令虽然下达,却迟迟不动。

    原因是动员令下达后,师团内的疾病患者激增,放眼望去,满营都是因为五花八门原因要求留守的官兵。

    激动的日军联队长在狂怒之下,亲自坐镇医务室参加诊断,这才勉强组织好部队向前线进发,“联队长改行当大夫“的笑话也就此在日军中流传开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第四师团的士兵们又耍起了新的花招消极怠工。

    从海拉尔到诺门坎,第二师团走了4天,第四师团却整整走了8天,而且大量人员掉队。

    凑巧的是,第四师团先遣队到达前线的当天,苏日宣布停战。

    消息传来,掉队的第四师团官兵仿佛吃了大力丸一样迅速跟了上来,连留守的官兵也有不少“带病“赶赴前线,一边还在万分懊丧地抱怨居然没有机会打上一仗。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