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彩小说网
    由于有了杨坤的提醒,周林同时也为了将动静闹大,将敌人吸引过来,给杨坤脱身的机会。所以他用一根木棍支着自己的帽子,伸向门外。试探外面的情况。

    “呯!”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夜空。

    周林收回帽子一看,出了一身冷汗,帽子正中一个枪眼。

    如果不是杨坤提醒,周林不是帽子出门,而是人出门的话,那他现在是个死人了。

    气愤不过的周林,举枪向外射击。而外面的枪声也不断的响起。

    这枪声,让山田知道出事了,他命令小林赶快去增援。

    但小林离枪声处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他也只得求上帝让周林可以身中多枪,但不要送命。

    而特一科的科长带人向海边小屋赶时,突然听到了枪声。

    吓得他差一点站不稳,因为他知道周林遇危险了。

    虽说他来的时间不长,但对周林他是很了解的,山田的心腹。

    要是让周林完了,那自己也就玩完了。

    “快!处长有危险!快去救处长!”特一科科长带着人向交火地方冲去。

    冲了一分多钟,他们看到了几个黑衣人正向海边小屋包抄,而小屋里飞出子弹,阻击着黑衣人。

    小屋里是处长,外面的是敌人。科长马上命令开枪阻击黑衣人。

    其实当他们冲到时,黑衣人便退了回去。

    受到了猛烈的攻击,黑衣人没有空再去阻杀周林了,周林被几个特一科的人救出了小屋。

    出了小屋的周林,马上组织一科对黑衣人进行攻击。

    但由于对方的位置比较有利防守,所以冲不上去,还让特一科死伤了三人。

    而这时,小林业部带的日军宪兵赶了过来。

    黑衣人见到日军增援,知道危险了,便开始向海边逃去。

    小林业部带着日伪人员追击,在击毙两名黑衣人后,其余的黑衣人上了一只快艇,消失在海面上。

    周林气愤地看着快艇消失,不禁大骂起来。

    特一科科长过来报告:“处长!死的两个黑衣人已经拖来了。”

    “是谁?”周林其实知道是谁,这些人都是配合他的,只是他们不知他的身份,差一点除奸了。

    “军统明珠站的人!”特一科科长回道。

    小林这时走了过来:“军统的人怎么会在这阻击你?”

    周林接过特一科科长的烟:“他们不是阻击我,是阻击……”

    小林马上打断了周林的话:“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想不到你命真大。那帽子上的枪眼是什么回事?”

    “我发现情况不对,便用木棍支着帽子试一试外面,结果一枪射来,正中帽心。”周林取下了帽子。

    小林拍着周林的肩膀:“幸运的你是帽子先出门,否则的话,我就会给你收尸了。”

    一听收尸,周林马上问:“我们的伤亡怎样?”

    特一科科长汇报:“死一人,重伤一人,轻伤一人。”

    周林跟着来到躺在地上的三个人面前:“抚恤金加倍!伤员送医院,用最好的药。”

    等周林回到了码头时,办公楼下聚满了人。

    光头等几人一脸的焦急神情,在那里转来转去。

    一看到了周林,几个人喜出望外,跑了过来。

    “处长,我们想去增援,但机关长不让去。”光头指了指办公楼上周林的办公室。

    周林急忙跑上去,发现山田没有坐,也是在那转圈。

    “报告机关长,任务完成。”周林从贴身的口袋中掏出两个胶卷递给山田。

    山田迫不及待地从小林的手中接过了放大镜,仔细地看了几分钟,然后将胶卷收进自己带来的小包中。

    做完这一切的山田恢复了常态:“怎么被阻击了?”

    “军统明珠站的。他们是阻击王杰,我让王杰先走了,所以我就被阻击了。”周林汇报了情况。

    “看来王杰暴露了。”山田思索道。

    “我都不知王杰的真正长相,他何来暴露。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消息是从明珠泄漏的,所以军统来不及派人,便让明珠的军统阻击了。王杰也是这样认为的。”周林说道。

    “知道这件事情的没有几个人,你没有对人说吧?”小林问道。

    周林发誓道:“我是当事人,泄漏出去,军统肯定会追着屁股杀我。这点道理我懂。”

    “尾崎君那边也不可能泄漏。”山田紧皱眉头。

    “军统组织的是一次临时的阻杀,说明事先他们不知道有这件事情发生。很可能在王杰到来后才知道的。”周林说道。

    “那就是王杰来明珠后被发现了,军统对他进行了阻杀。”

    小林的话得到了山田的认可:“不是我们的原因。军统一直是追踪王杰的行踪,才跟到了海边小屋。阻击你,那是他们不知道王杰已经走了,留下来的是你。”

    “王杰的相貌是化装了的呀?”周林不解道。

    “也许他的这个相貌曾经被某人记住认识,当他再次化装成这样时,就被人从化装中认出了。”山田指出问题所在。

    “我去海边小屋,军统的人看见了,不会有什么影响吧。”周林想起这个问题。

    “他们肯定以为王杰找你帮忙撤退。不过现在他们对你与王杰的关系应该有些怀疑了。”山田感觉到周林肯定被怀疑。

    “那怎么办?”周林有些惊慌道。

    “这里是明珠,是大日本帝国控制区,他们就算知道了,也没有机会去对付你。”小林安慰道。

    “我不给他们机会,他敢冲到码头来?”周林给自己壮胆。

    山田带着小林走了,码头恢复了平静。

    周林急匆匆地回了一趟家,一进门,就被香君抱着不放手,看香君的脸上,泪痕还没有擦尽。

    虽说两人是一对假恋人,但是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将对方当作了自己的真正的爱人。

    情不自禁的他,也给了香君的一个热拥。

    随后,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嘴唇被香君的嘴唇堵住了……

    等他们分开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两人跨过了这一步,已经成为了一对热恋中的男女。

    香君红扑扑的脸蛋挂着幸福的笑容,依在他的身边。

    他将情况告诉了香君,让她去黄梅戏院汇报给李强。同时,他将《曾文公记》是密码本的事让香君向组织汇报,今后,延安可以直接破译周林与“王杰”的密电,掌握两者之间的动向。

    香君很快地从激情中清醒过来,她将周林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开着周林为她买的汽车驶出了码头。

    而刚刚回到了宪兵司令部的山田,被尾崎请进了驻华军司令部作战室,作战室里有着五六位日军将军和七八个日军大佐。

    山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铁盒,打开铁盒后,拿出两个胶卷。

    一台投放机立即将胶片上的影象投到了一块3米*3米的幕布上。

    很快,众人看完了胶卷上的内容,展开了讨论。

    一个日军中将站起来,他是日驻华军参谋长。

    “现在各部门将情况一一呈述,以来考核这个情报的真伪。空中侦察情况如何?”

    “报告!我们安排了三十次空中侦察,发现的地面武汉方面的兵力布置,基本与此相同。有些不同的地方,可能是我们空中侦察的死角限制,所以没有发现。”一个日军少将汇报。

    “报告!我们梅机关,派出了大量的地面人员,深入到了纵深带侦察,发现结果相似度有百分之七十。”另一个日军少将汇报。

    “误差的百分之三十是什么原因?”中将问。

    “这上面的有些布兵区,我们没有发现。”

    “空中侦察到你说的没有布兵区的区域确有大量兵力布置。”中将对照着空中情报和胶卷说。

    “我们先后向这些区域安排了侦察人员,可是进不去,而能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少将汇报道。

    “从这一点就看出是真实的,没有防护的地方你能进,但那里是什么都没有。人家有东西藏着,才不让你发觉。情报部门?”

    尾崎站起身:“我们在三天前,从德国的情报人员的手中花费两万美元,买回了一份情报。”

    尾崎来到了投放机前,操作了投放机。

    立即,幕布上显示了长江中游的日本军事布置图和对恃的武汉方面的兵力部置。而这些武汉的兵力部署竟与山田拿来的胶片上的长江中游的两国兵力布置相同。

    “报告!”一个大佐军官站起身。

    “说!”中将头也没回,但他知道这个人是谁。

    “这份我军的军事布置图,就是我军现存于保密室中的军事布置图。”大佐急促的说道。

    “确定吗?”在坐的有几个少将都齐问道。

    “确定,这份布置图是我亲自绘画的,上面的内容我都清楚。”

    众人都吸了口冷气,军事布置图从保密室里飞走了?

    “速去查验,看看军事布置图是否丢失。没丢失的话,将军事布置图带来。”中将命令道。

    大佐离开后,尾崎继续讲道:“根据敌我双方的中游兵力布置是真情报来看,山田君带来的情报是真实的。”

    “你买来的那份情报,德国人卖给了其他人吗?”一个少将问。

    尾崎摇摇头:“不知道!而且据他说,这份情报是英国人手上流出来的。所以,估计外面肯定有流传。”

    中将骂了一声,他真想将泄漏军事布置图的人千刀万剐。

    大佐回来了,带来了日方的中游军事布置图,果然与尾崎买来的是一模一样。

    “查!特别是保密室的人员,一定要查出叛国者。”中将气得将茶杯甩向地上。

    “坏事也能变成好事!从侧面上,通过这份泄密事件,我们也论证了山田君带来的情报是真实可靠的。”发完脾气后的中将说。

    众人都赞同中将的观点,认可了山田的情报。

    “大本营已经催我们多次了,所以我们的时间要抓紧。命令:空军、海军、陆军,立即组织人员制定武汉战役计划。”

    周林不知道,他帮助史密斯摆脱困境的中日双方在长江中游的兵力部署情报,最后竟然跑到了日本人的手中。

    而且这个情报证实了他拿回来的情报的可靠,从而让日本人停滞不前的武汉战役计划加快了制定。

    他也没想到,史密斯会将这个情报在交给上级的另外,也将情报卖给了英国人,而英国人又卖给了德国人。

    如果知道,他肯定不会只卖两万美金。在他认为是高价的情报,史密斯大捞一把,他从上级那拿回了二万五千美金,卖给英国人二万美金。等于他赚了二万五千美金。

    另外,史密斯的上级,对史密斯的成绩非常满意,短时间内,史密斯再也没有去缅甸的风险了。

    而去见李强的香君,按照她与周林商量好的意见,向组织申请,两人正式结为夫妻。

    然而,令香君意外的是,李强竟然一口答应了香君的要求。

    “不向上级请示?你这是……”香君不解道。

    “组织上早有意图,为了便于你们的工作,免得敌人发觉你们的假同居情况,给你们的安全带来隐患。所以上级让我做通你们的工作,让你们成为一对革命的伴侣。”李强笑着说。

    香君一听,红着脸说道:“我和周林谢谢组织的关心爱护。”

    “你们准备举办婚礼吗?”李强问道。

    “周林说,没有必要,要是举办婚礼,就必须让武汉方面批准,可那边的批准很难。所以只要延安批准了,我们就是夫妻了。”

    香君回来后,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等着周林回家。

    下午七点,周林回到了家中,就被香君拉上了桌。

    看着桌上的酒菜,周林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香君给周林盛上酒:“是一个我们终生不忘的大日子。”

    “你向李强讲了?组织怎么说?”周林急切地问。

    香君挽住周林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今晚你就可以上楼睡了。”

    周林感到了一股火冲上了头顶,他一下子将香君抱住,向着楼上走去:“我不要今晚,我要现在!”

    香君笑着抱着周林:“你不饿吗?不吃饭吗?”

    周林抱着香君冲进卧房:“我饿啊!所以要吃了你。”

    随后,房内响起了激情的声音……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