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江湖夜雨一座楼_儒术王座_炫彩小说

儒术王座 第四十五章 江湖夜雨一座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啪啦”一声重响,小舟重新落入溪中,砸得无数水花四溅,船夫刘苍怀动作轻敏的将划桨搠入水中,猛力向后一拨,小舟如离弦之箭,破水前冲。

  “一样的路,却是不一样的风景。”姜仲站在船头,看着溪岸两边怪石嶙峋,感叹了一句。

  “公子,好教你知晓,自移花山庄建庄以来,从来就只有这一条入庄的路。”老人家这时已经完全稳住小船,皱纹并不是很多的脸上挂着永远古井不波的表情:“同一条路,因为行人走的方式不同,自然就变成了不同的路,所见所感当然也会前后有异。”

  姜仲点点头,暗想:“移花山庄既能移花接木,自然也能移山换水,只是自己对阵法一道了解不多,因此没有窥测到这‘一路千万条’的玄机。”姜仲道:“韩庄主果真是学门广博,无所不通,令人不得不为之叹服。”

  刘苍怀赞同道:“小老儿活了这么大年纪,也只见过一位能如庄主一样渊博之人。”

  “噢,那是谁?”

  “不知道人。”

  姜仲恍然笑道:“可不就是他,既是同年入金榜的状元和探花,自然齐驱并驾。”

  一时小舟绕过几个弯,慢慢停下,刘苍怀道:“公子可以登岸了。”

  姜仲转头看到范府的流云驾和四位铁甲护卫,对着刘苍怀拱了拱手,说了声“有劳”,弃舟登岸。

  刘苍怀站在舟内,横着桨,对岸上姜仲说道:“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刘苍怀挥桨转舟,原路返回,姜仲站在岸上,看着远去的孤舟老翁,不免有些好奇他会走哪样一条路回到移花庄。

  一个铁甲卫道:“先生,眼见就要下雨,早点回府吧。”

  姜仲点点头,转身上车。

  没走多久,忽听天空中遥遥滚过一记闷雷,风起乌云涌,随后雨点哗哗落下。

  姜仲掀开车帘道:“加快速度吧。”

  “是。”

  流云驾速度提了一层,四位铁甲护卫拍马跟上。

  姜仲在车内盘腿而坐,吐息纳气,不知过了多久,正入心清念静的澄明状态,忽然一直隐于文胆背后的金武魄颤了一下,姜仲霍然睁眼,感觉到流云驾正在降速停下,听到左边一位铁甲卫朗声问道:“挡路者何人?”

  姜仲再次掀开车帘,看到前方不远处,立着一位蓑衣剑客,头上戴着大斗笠,遮住脸面,雨雾中看去,像一根被定在地上的铁钎,任多大风雨也难以撼动其分毫。

  “挡路者何人?”那位铁甲卫夹马上前,又问了一遍。

  蓑衣剑客仍旧保持沉默。

  姜仲犹疑了一下,说道:“绕道而行吧。”说着抖了一下缰绳,然后放下车帘,重新回到车内。

  那铁甲卫也不是江湖中人,不知江湖上“挡道必有计较”的规矩,听到陈先生如此说,果然随着流云驾让开道路,意图从旁边过去。

  蓑衣剑客显然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二话不说就主动让道的对手,难免会产生一些荒谬感,此违背江湖规矩之举,不仅淡化了自己雨中神秘剑客的形象,也一定程度地化解了他有意营造出来剑拔弩张的杀气,使得气氛多少有点尴尬。

  既然对方不常理行事,蓑衣剑客也没办法继续依照江湖上约定俗成的流程向姜仲发出挑战,身体横移,伸手拔剑,只听“铮”地一声脆响,一柄青锋出鞘,斩断多少雨线,凌厉的杀气随之释出,锁住马车。

  流云驾左右两边各出一骑,拔刀迎战。蓑衣剑客不看两个铁甲护卫,凝神盯着马车车帘,似乎只在等车帘背后那人出手。

  “阁下究竟是何人,连范府流云驾也敢挡!”

  蓑衣剑客轻蔑地哼了一声。

  两位铁甲卫知道今日这事难以善了,相视一眼,忽然齐齐腾身而起,两柄弯刀左右夹攻蓑衣剑客。

  那蓑衣剑客初时无动于衷,直到两刀砍至,闪电般抬手,“刷刷”挥出两剑,雨滴纷飞,继而刀剑相交,发出两声锐响,两位铁甲卫倒身飞回,落地后,又连退了六七步才勉强站稳,握着刀的手颤抖不已,两人同上,仍旧一招而败,可见双方实力差距之大。

  蓑衣剑客不再理会铁甲卫,抬手隔空对着车帘划了一剑,听得“嗤啦”一声,车帘破裂,坐在车里的少年手里握着墨玉笔,正在低头写字。

  另外两位铁甲卫持刀拦在车前。

  这时,车内姜仲终于开口:“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让开吧。”

  车前两位铁甲卫恍若未闻,慢慢转着刀身,随时迎战蓑衣剑客。

  蓑衣剑客冷声说了句“不自量力”,举剑直指马车,两铁甲卫身形晃动,刀影交错袭向蓑衣剑客,蓑衣剑客也没有多少在意,正要随手破之,忽觉那两道欺身而来的刀影刹那间气势大增,威力陡添数倍,携风裹雨,凛凛有浩然磅礴之意。

  蓑衣剑客不敢怠慢,忙认真回了两剑,原本以为只要自己留意接招,即便刀力比之之前有所提升,也不至于能把自己怎样,不料手中钢剑刚一接触双刀,顿觉刀力再增,竟在刹那间连加九道后劲,且一道强过一道。

  蓑衣剑客这才明白先前两位铁甲卫不过是为了惑敌,这两个才是硬手,只怪自己料敌不明,仓促应手,此时落了下风,不便继续硬抗,急忙晃身后退,避开刀锋。

  那两个铁甲卫也没有想到,竟能联手一招击退强敌,蓑衣剑客看出两人的惘然,这才醒悟,原来是车里那人出手了。

  “那便领教一下阁下的浩然罡气。”

  蓑衣剑客话刚落音,见车内飘出一张宣纸,雨打不湿。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正是姜仲已经印证过的那首杀诗《剑客》,两句方念出,那张宣纸忽而旋转起来,越转越快,生生卷出一把雨剑。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雨剑刺向蓑衣剑客。

  蓑衣剑客本想试姜仲的浩然罡气,未料姜仲先武后文,信手抛出杀诗,且威力之强悍,完全不弱于那道浩然刀意,应对更为棘手。

  雨剑袭至,蓑衣剑客也没退缩,拦腰将雨剑斩断,雨剑甫断即接,自下而上撩起,蓑衣剑客抖动手腕,连出十三剑,最后剑势归一,刺向那张宣纸。

  “新丰绿树起黄埃,数骑渔阳探使回。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

  此时,车内又传出四句诗。

  “请足下品鉴。”

  这次,姜仲是有意连诗对敌,想试一试威力若何。

  气势渐弱的雨剑忽而体型暴涨,汇聚更多雨水,剑招也随之变幻无定,诡异难测。

  又斗了一会,蓑衣剑客已觉吃力,又见四位铁甲卫并列欲出,自知今日难以讨了好去,长啸一声,倾力递出二十多剑,身形急退,转眼没入雨中。

  姜仲笑着赞了一句:“果然是好笔。”然后又对四位铁甲卫说:“快快启程吧。”

  后半程没再遇到什么麻烦,至掌灯时分,顺利回到范府,刚一进府,就听到范宝凤与玄麟太子定亲的消息,府内人说起此事,无不一派喜悦,与有荣焉。

  姜仲自知身在此间,不必多发标新立异之语,随着小厮去梨香园见范老太爷。

  ……

  雨还在下,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一只鸿雁在夜雨空中朝南方飞去,越过高山,飞过丛林,掠过一城灯火……不知疲倦,不畏风雨。

  也不知那只大雁飞了多久,终于不再向前,缓缓盘旋而落,落在一棵参天大树上,而大树旁边是一座固若金汤的石楼。

  “嘎~嘎~嘎!”

  大雁连叫三声,石楼第六层开了一扇窗户,大雁从窗户飞进屋内。

  “嘭!”窗户关闭,将漫天风雨关在窗外。

  如果说长安、庐州皆是朝堂之近,那么此处石楼则是江湖之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