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虽千万人,他来了!_儒术王座_炫彩小说

儒术王座 第七十三章 虽千万人,他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姜仲醍醐灌顶的那一摔不全是因为冥冥中那种神秘牵连的崩断刺痛了肝胆所致,还与他近日连续苦思陈军动向有关。当他向梁帝提出的“五策”逐一应验之后,陈国已沦为众矢之的,连暗地里的盟国姜国都不得不遣使去陈国传达姜帝的愤慨,至于三强国之外的其他小国更是悄然缔结了互助盟约,各种形式的援助已经纷纷抵达梁国。

  因此按道理说,如今的陈国正处于一种极大的压力之中,侵梁之举也应该缓下来了,但姜仲从这几日得到的锦城军报来看,陈国没有任何要撤军的意思,反而攻城之势愈急。关于这点,姜仲的判断是陈帝应该是给了陈道略一个时限,命他在这个时限内必须拿下庐州,完成灭梁大计,不论成功与否,逾期必须撤军回陈,这也是姜仲感叹再撑半个月就能获胜的原因。

  但,姜仲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陈道略在看到大势已去之后,会做出怎样疯狂残忍的举动来为这次侵梁画上句号,陈道略不会是那种甘于铩羽而归的人,即便是陈帝没有明旨,他也不会就那样无功而返,成为他人笑柄,堕了“人屠”威名,他一定会做一些让梁国刻骨铭心,让自己不至于完全失掉颜面的事情,而单单屠城显然是不够的,毕竟对陈人屠来说,屠城这种小事跟家常便饭一样,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他要做一件能在历史上留名的大事。

  于是陈道略不惜以自己的大将孙放达为诱饵,也要将梁国上将石当关、梁国未来的名将王伯约诱杀。

  毫无疑问,他的计划是成功的,在落石谷一战中,虽然他的大将孙放达被石当关一锤砸成了废人,但是他最终亲手斩下了石当关的人头,还捎带杀了梁国一个潜质不错的年轻将领及一位慷慨豪迈的剑客,虽然王伯约的逃走成为此次伏杀的遗憾,但他完全有自信可凭借剩下的十万精兵完成对王伯约的诛杀。

  一位知命境界、战力巅峰、久经沙场、用兵如神、战功赫赫的大国元帅手握十万强兵,立志杀一个小国的名不见经传的小将,那么那位小将的命运基本就已经注定了。

  姜仲便是跌下马的那一刻猛然想清楚这一切,虽然有些晚了。

  姜仲回到范府跟杨灵瑶告别之后,又去梨香园跟范老太爷谈了一会,最后找飞凰公主去借红狮,不过飞凰公主无论如何要随他一起去锦城,姜仲想了想,答应了。

  因此当红玉公主赶到范府时,姜仲和飞凰公主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她来不及跟范宝通多说,立即返回王宫,向梁帝请旨,要率一队金甲营去锦城,梁帝当然不准:“太傅此举已然有些胡闹,你还要跟着他一起发疯吗?”

  梁帝与群臣得知姜仲要去刺杀陈道略时,皆感震惊,不过随后不免又对姜仲这种率性而为、未先请示圣旨的做法感到一些不满,虽然这次抗陈之战,大多数策略都是出自陈太傅之手,但每次都要经过梁帝的首肯才能践行,这次他居然完全自行其是,梁帝心中自然会有种他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错觉,这种帝王心思,也是微妙。

  “陈道略若死,梁国之围便随之而解了。”

  梁红玉试着从大局的角度劝服父王,不过梁帝因石当关之死受了极大震动,不可能答应红玉所请,道:“须知庐州城才是干系所在,如今最了解庐州城防的只有你与陈太傅,他自去了,你不能再离开,朕不会答应,王儿不必再请了。”

  梁红玉明白父王的意思,也知道父王所言句句属实,但当她一想到陈人中是去刺杀那个恶名昭著、残暴不仁的陈人屠,就忍不住一阵心惊胆战,这种心情,前所未有。

  便在这种忧心忡忡的焦躁之中,锦城很快传来第二份急报,这一份军报带来的却是好消息:锦城太守马承忠、大将军何中行巧施诈降之计,将五万陈军引入锦城,随后联合黄台、庆阳、乐宁及上阴、九安两城残兵对陈军进行围杀,五万陈军全军覆没!

  梁帝及朝臣听到这个消息,心情总算好转,一定程度地冲淡了石大将军战死殉国的阴霾。

  梁红玉却开心不起来,守卫庐州城的梁兵也开心不起来,当玄麟太子和红玉公主去庐州城头巡防的时候,三位年轻的将军跪在他们二人面前,神情悲切至极,恳请太子与公主放他们去锦城,杀陈道略为石将军报仇。

  红玉公主知道这三位将军全是石当关的部将,曾追随石将军参加了与魔族的狼山之役,刀山火海中锤炼出来的爱戴之情、同袍之义,是何等样的刻骨铭心、山高海深,除了他们三位,无人能够体会更多。

  红玉公主道:“三位将军身负守卫庐州重任,怎能便离?不妨说与三位将军所知,太子殿下与本宫已经秘密派太傅去了锦城,相信不久之后,另有捷报传回。”

  三位将军道:“陈太傅去了锦城?”

  “正是。”

  三位将军原本就是悲伤过剧,无法自处,才一时冲动去求太子与公主放他们去锦城,实际上他们心知肚明,此时根本无法离开庐州,而且石将军临行前,也告诫过他们,必要守住大梁这最后一道防线。

  即便如此,当他们得知那位神机妙算的陈太傅毅然去了锦城,去为大将军报仇雪恨,心中就难以抑制的热血上涌,对陈太傅的钦佩也更多了一层。

  不过这些想法念头是无法持续许久的,等到他们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就会想明白,如今便是放眼整个大陆,能杀得了陈道略的人也是寥寥可数,更何况还是带兵的陈道略。

  这个结果让他们万念俱灰。

  他们自己固然报不了仇,这个世上又有谁能替他们的大将军报仇?

  ……

  锦城,陈梁两军仍在对峙,时至今日,两边终于结下了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陈军诱杀了石大将军及王少将军,梁军则一举伏杀了五万陈军。

  在陈道略的冷血主持下,陈军开始对锦城展开了夜以继日的攻坚战,至此,而锦城中则是由靠“诈降计”一战彻底赢得梁兵信任的杨奇策负责制定守城方略,尽管杨奇策此时已是身心俱疲、心如刀绞。

  这次强攻接连持续了三日,锦城虽被打得伤痕累累,摇摇欲坠,但终究是抵住了这一波猛攻,战事稍歇时,两边都接到了新的密令。

  锦城内,庐州来函,告知了陈太傅入城的讯息,令何中行、马承忠务必保卫太傅安全。

  陈道略帅帐中,陈帝密旨说了三件事:

  第一,姜国项朝海大将军之子项起死于落石谷一役,项朝海震怒不已,已向姜帝请旨,要率军赴梁截杀陈道略,为子复仇,暂时为姜帝压下;

  第二,梁国上将之首王敖之子王伯约忽然出现在函谷关,恳求王敖立即去锦城援救石当关,随即便昏死在霍青元帅和王敖面前,人族抗魔联军九大将军包括黄著将军共同为王敖担保,请霍青放行,王敖已经率军启程;

  第三,陈吴两国边境冲突已起,着陈道略速速从梁国撤兵,回国拱卫边境。

  陈道略读完密旨,陷入深思,无论他如何目中无人、自信心如何强大,以他现在的状态,也不敢同时对上王敖和项朝海两人,而且陈帝陛下所谓着他撤兵卫国,实际上是正式放弃了灭梁计划,而且既然已经取得了斩杀对方镇国上将的战绩,此时撤兵,也不算无功而返了。

  九月三十,锦城阴天,陈军撤兵,锦城上下取得保卫城池的最终胜利,同时锦城上下又得知王少将军安好,更觉欢欣鼓舞。

  只有从松岳来的石当关旧部以及杨奇策心中仍存怨恨、不甘以及难以化解的悲痛。

  陈道略撤兵的当天,庐州城连传三道圣旨给马承忠和何中行,令锦城兵固守城池,不可妄动,与此同时,刚率百骑入梁境的王敖将军也接到梁帝金牌,旨意命他速回庐州见驾,不得有误。

  梁帝之所以连下这么多道旨意,是因为陈帝已向梁帝下了请罪国书,宣告梁陈之战已然正式结束,两国皆不可再兴兵戈。

  而此时与梁国隔着一条安庐运河的姜国,也在发生类似的事情,姜帝降了严旨到大将军府,责令项朝海大将军于府中闭门思过十日。

  “抗魔大业未成,人族不可继续内斗。”

  这句话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了陈帝请罪国书以及梁、姜两帝的圣旨上。

  诸位帝王忽然意识到的抗魔联盟大业,使得那些滚烫至已经沸腾的热血,不得不渐渐冷却。

  陈兵逶迤而行,再度经过那片惊心动魄、血海滔天的山林,陈道略一时意动,于是率大军去落石谷拜祭了一番,正要离去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哪里不对劲,直到他抬头看到正前方的一座山上似乎写着一行鲜红的大字,不一会,山中红光弥漫,陈兵这才发现原来四周所有的山上都写着字:

  “驯乎玄,浑行无穷正象天。阴阳,以一阳乘一统……”

  “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追惟酷甚,号慕摧绝,痛贯心肝……”

  尽是鸿儒先贤名著名篇,不知是何人书写在这片山林中。

  陈道略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传令道:“继续前行!”

  大军刚要起步,忽然陈军中响起一片讶声,许多士兵都抬头看着正前方那座最大的山上写着的字:陈道略死于此山中。

  陈道略面色阴沉,伸手要来割云刀,正要挥刀斩山,忽见一处山角转出一位青衣素布少年。

  “在下陈人中,久候陈元帅了。”

  陈军闻“陈人中”之名,无不暗暗吃惊,如雷贯耳,原来他就是那位破了陈大家玉斧杀阵、邀天上月华将太子府夷为平地的点星才子!

  当初陈国伐梁,他上战攻心,引举世反陈,如今陈国认败,且人族皆愿求和,他却只身而来,来杀陈道略。

  虽千万人,他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