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彩小说网
    “森林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楚再次问。

    可对方却没有回答,而是叹了一口长长的气,这家伙是npc么,怎么这么会卖关子。

    “我们脚下的土地是连接在一起的,太远的我听不到,但是森林里的却可以……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可以感觉到森林里的兄弟都很痛苦。”

    这说话跟没说一样,要是这老树能站出来,王楚很想一粪瓢敲死它。

    你是神棍吗,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

    我也很痛苦啊,怎么没人来救我……

    “大地都在被腐蚀,一个个兄弟都在绝望中死去,啊……”耳边传来一种半死不活的声音。

    若不是它只是棵老树,王楚还真以为这是演员出身的,声音跟真的一样。

    就像是……像是……

    对,游戏里发布任务的npc,扮演得挺好的但为什么都是让我去送。

    “孩子,你必须去看看,我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阴影正笼罩在森林里,无数的兄弟将会因为它而收到牵连。”声音低沉的说。

    好啦,好了,我知道了。

    王楚摆摆手,虽然懒得理会老树的自导自演,不过这件事情的确很奇怪。

    小鹿的情报,再加上哈吉尔城中发生的变故好像根本是两件事,没有任何关联可是偏偏在一块地区,这让王楚很难理解。

    将支离破碎的片段组合在一起,即使再包括切西娅在回来的路程中说起的故事,鬼魂。

    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但这件事情王楚还是要去看一看,就在家门口的事情,如果自己都不去就没人能去了,能够沟通大自然的这一带就只剩下了自己了吧。

    他说着答应了老树的请求,在千恩万谢和一边鸟儿的嘲讽声中化身渡鸦飞回了莉雅丝的房间里。

    此时正好莉雅丝刚刚进门。

    “你去哪儿玩了,卡姆。”将外套往门口处的木架子上一挂,走进来。

    冬天虽然已经过去,但是夜晚的时候还是会有晚风比较凉,几个女孩到房顶上去谈心都是穿着外套的。

    将身上藏着的武器匣子和大腿上的皮制绷带都一一接下来,这一招似乎还是从露西娅那儿学来的,各种类型的武器能带的都带在身上,这样遇到特殊情况才好应对。

    莉雅丝善于学习各种技巧,虽然平日里看上去都只是在观察,但暗自却尝试过很多见过的人使用的招式和技巧,只要合适自己的都会用上。

    她来到桌前,那儿还摆着一本书。

    便是从家里面好不容易翻找出来的自然系魔法的介绍。

    她坐下来,给自己的水盆里加满水,然后再把一些小零食放到自己面前。

    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夜晚都是这么准备的,她在看书学习就把一些小食品丢给自己……如今好久没回来了,这些烤肉干还是才叫仆人准备的。

    其实王楚自己也很想了解一下自然系魔法在人类中是怎么记载的,不过看不懂字,也只能跑到莉雅丝手边抬头望着。

    “嗯?卡姆,你也想看嘛?”

    莉雅丝对自己的想法猜测挺准的,至少这段时间以来与自己的很多次想法不谋而合。

    她翻开书本,将自己提到中央,就是刚好能看到整个书本的正中央位置。

    都是用羊皮纸书写的,已经发黄或者本来就是黄色的,有的地方隐约还能看到有毛长出来,字迹倒还很清楚如同弯曲的蝌蚪,在王楚眼里就像鬼画符一样。

    这种都能称为文字?

    感觉这辈子估计都看不懂了。

    “这上面记载的只是一些粗浅理论,因为人类中没人会使用自然系魔法,都是在与上古精灵的交流中或者战斗中得到,猜想的知识,很多是魔法师的手记,看这儿就是……”她指着书本上鬼画符的地方。

    反正我看不懂你指哪里就是哪里。

    上古精灵这也太久远了吧,不过想想遇到的古丽安娜就是活了几百年甚至于上千年的精灵,对于人类来说这的确是上古了,都已经可以经历几个王朝的兴衰。

    “上面写着,自然系魔法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魔法能源之一,是生命魔法最直接的表现,在已知掌握它们的,只有荒野上的精灵和一部分偏爱和平的巨龙而已。”

    她说的这些大概就跟自己知道的情况差不多,但是对于自然系魔法的理论和运用好像上面并没有涉及。

    或者就算简单介绍了莉雅丝也读不懂,王楚看到她好几次停顿,在一些奇怪的名次上,然后又问自己知不知道这种方法,自己是直接使用技能的哪有什么方法呀。

    魔法值和技能天赋算不算。

    莉雅丝仅仅读了几页,但是发现看不懂,她毕竟不是研究魔法专长的对于很多解释根本不清楚。

    翻看了几章就把书合上了。

    “还是以后流着慢慢研究吧。”要学习的路还很长,莉雅丝并没有灰心。

    时间已经渐渐进入深夜,其实也看不出是不是很晚,王楚仅仅通过外面城市里亮着的灯火来判断,如今已经熄灭了大半。

    莉雅丝已经上躺在床上了。

    灯火被吹灭,渐渐的呼吸声就变得均匀了。

    王楚也感到很困,但还是坚持要出去看看,至少能找到露娜拉再说。

    黑鸦的身影从窗户飞出去,原本打算着带着小鹿一快儿去的,不过那小东西估计今天是在埃米尔的房间里出不来的。

    自己飞行的速度更快一些。

    黑夜,看不到方向。

    王楚根据着城市的方位飞行,已经住了一年了,整个城市什么样子的早就装进脑袋里,即使闭着眼睛也能猜出飞往的是哪一个地方。

    西北部的森林。

    继续用白天的方式试着与自然界沟通,还在天空中飞行。

    耳边都是风吹过的声音。

    再专心一点,隐约中王楚能感觉到前面的方向的确有声音。

    如一群人在吵闹而你隔着门或者是墙,能听到的只是零星碎片的声音。

    虽然听不清楚,但至少能确定自己飞的方向没有错。

    前面就是森林所在的地方。

    黑压压的没有一丝生机,夜晚的森林只有在月光底下浮动的树叶黑影,还有被夜风吹得作响的声响。

    其他的就是耳边那股声音。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