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彩小说网
    黄永忠几乎是滚下马鞍,“圣上,太后娘娘宣您速速回宫!”

    敖思寰一看是黄公公到了,心中咯噔一下,文太后这么快就有所动作了?看林晓打黑衣人的架势,拿他一个敖思寰手到擒来啊。

    他的人还散着,他要如何离开叫人?看看倒在地上的钟豫,他很想一脚把人踹醒。

    黄公公不知道敖太师的纠结,跑到他面前,压低声音说道,“太师,太后娘娘病重,召您速速进宫。”

    真的病重还是假的病重?

    敖太师喉咙发紧,问出的话都有干巴巴的,“太后娘娘,还召了那些人?”

    黄公公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翁太傅已经到了,六部主事大人都到了……”

    这么多人到了啊,敖思寰心神一松,他真是草木皆兵了,文太后病危之事不会是假的,早几日宫中内线就传过消息来。看黄公公那哀戚之色,只怕文太后情形更不好了。

    宁泽天听到黄公公的话,脚步一个踉跄,若不是自小帝王教育,要喜怒不形于色,他只觉得当街就能落泪。走到马车边,麻木地被几个小太监扶着,绊了一下才爬上马车。

    知道亲妈要死了还知道难过,林晓安慰了点,只要不是丧心病狂六亲不认,就还有挽救空间啊。

    敖思寰答应一声,看钟豫没醒过来的迹象,不会是中了郡主毒手吧?他让侍卫抬人送回忠义侯府请大夫,自己护在龙驾边。此时,不是与云晓郡主纠缠的时候。

    与宁泽天的伤心不同,他心中止不住的高兴。

    坐上马车了,宁泽天回过神,对黄公公吩咐,“那是云晓郡主,快伺候郡主一起回宫!”

    黄公公是自小看着云晓郡主长大的,转头一看,可不是郡主吗?他惊喜地叫了一声“郡主”,让人牵马过来,一叠声催着快,太后娘娘正念着呢。

    敖思寰护着宁泽天往宫中赶去,两人的侍卫自然跟上。

    京兆府的衙役们傻傻地守在街头,不知该将几个刺客押回京兆府还是送去大理寺,当街刺杀皇帝的刺客,可是重犯。

    林晓骑上马了,看林六还回头看两个刺客,转头吩咐说,“那两个刺客,我们带走!那三个黑衣服的,你们带走!”

    林六嘴唇动了动,到底没说出让郡主不要管的话。

    黄公公也不管是何情况,叫几个小太监帮着林六将人带上,催着林晓快跟自己走。

    没有别的主事之人,京兆府的衙役们自然不敢反抗,眼睁睁看着人被带走。

    街上的行人走得差不多了,刚才还人流不断的大街,看着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个人,还都是躲在各家店铺屋檐下的。

    林晓骑在马上,心里直叹气:文太后要死了!敖思寰作威作福的日子要开始了!原主苦逼的日子也要到了!

    宫外慌乱,文太后的永寿宫中,却格外安静。

    文太后的身子本就不好,今年过了年后更是彻底败了,大半时间都是喝着汤药卧病在床。昨夜更是昏厥了几个时辰。

    太医正为文太后扎针之后,说了句“下官为娘娘煎药”,就退下去了。

    文太后身边的亲信女官刘嬷嬷,跟着太医正走到房门前,压低声音问道,“太后娘娘的身子……”

    太医正叹了口气,“下官尽力而为。若是娘娘能过这两日,就还能调理,只是再不能劳心了。”

    这话,听着就是不好了。这两日里,文太后参汤当水喝,汤药当饭吃,几乎颗米未进。

    刘嬷嬷回到床边,看着脸色灰败的文太后,还有扎针扎得手背乌青的手,眼眶发红,初夏的天气,文太后却还是盖着薄被。刘嬷嬷轻轻拉起薄被想盖住文太后的手,她动作再轻微,还是惊醒了文太后。

    “素琴,圣上回来没?”不知是不是太医正施针的效果,文太后精神好了很多。

    “娘娘,黄公公亲自去请圣驾回宫了,应该快回来了。您先喝碗参汤歇歇……”

    “也不知云丫头能不能回来……”文太后却又换了话题,“今日若还不到……只怕……哀家是害死那丫头了。”明知这种时候传召云晓回京,路上必然危机重重,可她还是只能传召,这不争气的身子啊!

    文太后半靠在床头,先皇英年早逝,留下他们孤儿寡母,还有一窝虎视眈眈的兄弟。为了扶儿子坐稳皇位,她扶持敖思寰与几位王爷斗,挑着几位王爷内斗。本想等几位王爷回到封地,她再将敖思寰压服,宁泽天大婚后亲政,他们母子就可暂时无忧了。

    可如今,几位王爷刚回封地,朝中却是敖思寰一手遮天,而她,却无力再管了。

    “先帝爷留下这一摊子事,哀家本想着能看到圣上亲政的那天,没想到……”文太后叹了口气,人斗不过天啊。

    她让圣上拜翁同和为师,在朝中礼遇翁同和一派。只要他拖着敖思寰的手脚,敖思寰就不能盯着圣上,手眼也不能完全盯着皇家。可翁同和书生意气,怎么斗得过敖思寰?若翁同和倒下了,还能用谁?

    还有圣上……宁泽天不笨,可他的心思都在吃喝玩乐上,有自己在边上约束着,等他性子定了也就好了,如今自己眼看着不行了,谁能管束宁泽天呢?

    文太后只觉万事放不下,越是心焦胸口越闷,快要透不过气来。

    刘嬷嬷连忙帮文太后揉着胸口,“太后娘娘,太医说您就是劳心,有些累了,休养几日就能好!郡主或许在来京的路上呢,奴婢听说,最近雨水少,或许郡主是坐船来京的……”

    说着话,看文太后眉头皱起,刘嬷嬷又闭紧嘴巴了。天灾**,她找什么借口不好,要提什么雨水呢?

    刘嬷嬷一住嘴,宫室里越加安静,就在这一片安静中,一个小太监进门禀告道,“奴才禀太后娘娘,圣上回宫了,圣上还吩咐带云晓郡主进宫,黄公公让奴才来问问……”

    “云晓进京了?”文太后两眼一亮,“快,快传她进来!”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