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彩小说网
    这些话,文太后常常叮嘱,宁泽天应对地熟能生巧,“母后放心,儿臣一定守住这家业。”

    天下太平无事,他怎么可能守不住这片家业?

    听宁泽天答应得轻巧,文太后哪里能够放心?她想告诉宁泽天民生疾苦,想告诉他守成不易,只是,这些说了一遍又一遍的话,再说又有何用?

    刚梳好头发的林晓,听到宁泽天信誓旦旦的话,挑了眉头讽刺地问:“你靠你床底下那些蛐蛐儿来守?”

    云晓怎么知道自己床底下藏了蛐蛐儿?

    宁泽天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玩物丧志什么的,可是国君大忌。

    “我说中了吧?”看他没话说了,林晓小得意,前世原主几次找宁泽天救人办事,就看到他带着小太监斗蛐蛐儿,小白花在一边押注赌输赢,玩的那叫一个开心啊。

    为了养蛐蛐儿,这昏君还听小白花的,在京郊建了个长夏宫,一到秋冬天就带着小白花住那宫里,所有事情都让敖思寰决定。

    他还满天下找能养蛐蛐儿的人,养得好还给封官进爵。

    敖氏送了个养蛐蛐儿高手。

    小白花说:“圣上的蛐蛐儿叫无敌大将军,那养无敌大将军的人,也应该封个将军。”

    宁泽天这脑子有坑的还真听了,封那个养蛐蛐儿的做二品将军。

    翁同和气怒交加之下,在金殿上与宁泽天理论。敖思寰说他是冒犯天颜、理应廷杖,气得翁同和一头撞在柱子上,回家没几天就死了。自那以后,那些大臣里愿意劝诫的就更少了。

    原主也是伤心之下,觉得留在京城无用,带着人回镇南王府了。

    想到原主那时的伤心,林晓就有气,想到电影中看到的画面,不屑地说道:“你说你好歹是个皇帝,趴地上玩虫子,像什么样子?五六岁孩子才玩泥巴吧?”

    “那是蛐蛐儿!”斗蛐蛐儿和玩泥巴是一回事吗?宁泽天不能容忍有人侮辱他的新宠。

    “蛐蛐儿还不是虫子?难道就因为它叫蛐蛐儿,就变成人了?”说到人,林晓觉得自己虽然是末世来的,但好歹还是有点见识的,应该向宁泽天普及一下健康游戏。

    “你说你斗虫子有什么意思?那些陪你玩的小太监,想要让你赢就挑只傻蛐蛐儿跟你斗,想要让你输就挑只厉害的,输赢都是人家说了算。就你还傻乎乎的,当自己那只蛐蛐儿天下无敌吧?还无敌大将军,无敌个鬼!你让我踩一脚,看它无敌还是我无敌。”

    所以自己无论输赢,都是傻子?宁圣上觉得自尊心受到伤害,想要辩驳吧,好像没什么话说。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我打算给取名无敌大将军?他昨日刚想好的名儿,还没来得及说呢。

    文太后知道宁泽天床底下藏了蛐蛐儿,但她平时管束得紧,宁泽天经常阳奉阴违。文太后有心缓和一下母子关系,所以只要他按时去御书房授课,平时按时看奏折,养蛐蛐儿这种小事就只做不知,不去制止。

    听着林晓这些话,她忽然想到“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之语。

    她不由凝重了脸色,摆手制止刘嬷嬷开口,示意先听着。

    林晓压根没让宁泽天说话,继续说道,“养只虫子,斗赢了你能跟人炫耀什么?要我说啊,别斗虫子了,正经让人来拳击比赛啊。”

    末世军营里,有各项比拼娱乐活动。大家都有异能,可能都觉得异能没意思,那些男人们就喜欢直接体力肉搏,林晓最喜欢看人打拳击。打拳击的男人都是肌肉男,看着就养眼啊。

    “拳击是什么?”宁泽天压根不知道这词什么意思。

    “哦,拳击不懂,摔跤也勉强可以啊。”林晓看宁泽天还一脸无知状,再看文太后和刘嬷嬷也一脸无知,这世界没有拳击和摔跤?她不想让人发现自己不是原主啊,该怎么圆回来?

    “郡主,您说的,是不是比武啊?”刚进门听了一耳朵的黄公公,忍不住求证。

    “对对对,就是比武。”林晓一听这词,暗自记下,又对宁泽天说,“你找两帮人比武,谁赢了奖谁。只要奖品够有吸引力,就不怕比赛的不拼命!比如你找个漂亮妹子,谁赢了谁可以跟那妹子共进晚餐啥的,那些人肯定不敢放水。你要是想玩大的,露天搭个台子,漂亮妹子往那一坐……”

    “咳咳,行了,朕知道意思了。”宁泽天实在听不下去了,前面的话有道理,赢了奖给妹子共进晚餐是什么意思?女子怎么能与外男同桌?更不要说抛头露面了。

    不过,看人比武赢彩头,听起来是不错。他觉得自己也可试试。

    “奴才听说南夷女子与男子一样,在外行走做事,还会抛绣球选夫婿。”见多识广的黄公公,贴心地注解。

    林晓向黄公公竖了竖大拇指,黄公公觉得这应该是夸奖自己的意思,连忙恭敬地躬了躬身。

    林晓看宁泽天眼珠转着,又说道,“你身边那些人都不行,武力值太低,你看看刚才,那些人就是挨打的份。等你比武选批厉害的,随身带着出门,比带那些弱鸡可威风多了。”

    在林晓这里,已经算过一笔账了,养人比养蛐蛐儿省钱,至少他不用为了养群比武的,专门造座宫殿。

    文太后听林晓一番话之后,宁泽天明显有些意动的样子,赞赏地看了林晓一眼。

    云晓在南方这两年,虽说规矩上言行上少了以前大家闺秀的样子,可处事上倒是历练出来了。

    圣上这性子,要劝他可不容易。

    云晓三言两语,先贬低斗蛐蛐儿这事,再提出用比武替代,连消带打,不露痕迹。而且,她让圣上随身带一批武功高强的,岂不是圣上的安全更有保障了?

    越想这些,文太后对林晓越满意,这孩子,比她想的还要好的多。

    她越发觉得自己的主意不错,刚想开口,门外一个小太监敲门。

    黄公公过去问了几句,转身回禀道,“太后娘娘,祁王爷、顺王爷带着人在勤政阁那吵着,要见太后娘娘和圣上!”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