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彩小说网
    “放肆!”宁泽天跟着黄永忠踏进云岚殿,就听到刘嬷嬷对着云晓在吼。

    一个奴婢,竟然敢对主子吼叫。就算刘嬷嬷是伺候过文太后的人,也实在太放肆了!

    林晓看看气得脸色都变了的宁泽天,刘嬷嬷激动了,这昏君激动个啥?

    “是,我知道,我是郡主!”等会儿还得让这昏君出力,不能让他血压升高,林晓哄孩子似地安抚了一句。心里忍不住吐槽,要不要一个两个都提醒自己的倒霉身份啊?一听到郡主她就想到跳城楼┑( ̄Д ̄)┍

    刘嬷嬷被宁泽天训了一声,回过神来,大半辈子都循规蹈矩的人,吓得扑通一下跪倒了,“圣上恕罪,郡主恕罪,奴婢放肆了!”

    “没事没事,那个……嬷嬷,您起来,去做饭吧。没事哈,我知道你心情激动了点,做会儿饭,心情就能平静了。”林晓被刘嬷嬷跪得吓一跳,连忙跳开一步躲开她的跪拜,伸手就去扶人。

    众人没明白,做饭怎么让人心情平静的?

    刘嬷嬷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按照宫规,她在主子面前失了分寸,打死都不为过。

    林晓硬拉也能拉起来,就是怕用力过头,她只好求助地看向宁泽天,“喂,说话啊!”

    宁泽天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对着自己的威风劲呢?对着刘嬷嬷居然一副胆怯状,窝里横啊?哪有这么没尊严的主子?听到林晓那话,哼了一声就想叫刘嬷嬷滚下去。

    林晓看他口型不对,斜视一眼举起了拳头,不能对她家大婶没礼貌!

    “没听到郡主的话?下去准备晚膳吧。你虽然是宫中老人,也不能对郡主失了规矩!”宁泽天咬牙吐出几句话。

    刘嬷嬷答应一声,起身回小厨房去思过了。走了两步想到刚才的事,再害怕愧疚还是要进言,“郡主,奴婢请您三思,不能让外男走进寝殿啊!”

    宁泽天瞪大了眼,外男进寝殿?回头看看台阶下跪着头都不敢抬的三个人,看衣服,一个穿着侍卫服,还有两个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裳,明显都不是宫中伺候的太监,“他们……他们怎么进宫来的?”

    “这两个就是关慎刑司的刺客啊!”林晓实在不知道这一个两个激动什么,“好了好了,我不是嫌一个人进去拿银子麻烦嘛,你来了,我不让他们进去了,你来帮忙!”说着,拉了宁泽天闪身飞快地进门。

    林六这三个是外男,圣上就不是了吗?刘嬷嬷只觉得自己还是想吐血、想怒吼,可进去的是圣上,她能怎么办?

    算了,她还是去平静一下心情,做饭去吧。于是,刘嬷嬷转身,梦游一般往小厨房走去。

    宁泽天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林晓拎到房里。

    林晓将他放在床边,自己跟只小土拨鼠一样,先弯腰爬到床底下拖出两个大木箱子,打开一看,很好,箱子还是满的!

    然后,她再掀起被子……宁泽天嘴角直抽抽,她还真的是把宝贝藏床上?

    约莫五两重的金银元宝,褥子底下铺了三层,她睡觉不嫌咯得慌吗?

    林晓看了看,很好,光滑平整没凹角,床上也没少。

    林郡主典型的末世习惯,随时准备跑路。

    她拎起床上铺在金银元宝底下的厚毡子,四角一拎,元宝们就被裹进包袱里了。

    宁泽天只觉得自己眨眼的功夫,林郡主已经收拾好东西了,两只木箱叠一起一只手一拉,另一只手顺手将包裹塞他怀里。

    宁圣上双手一接过包裹,哐当一下,连人带包裹躺地上了。

    “你说你有什么用?连钱都拿不住!”林晓只觉得这昏君需要全方位强化训练,钱啊,不都说见钱眼开吗?想少跑一趟,让他进来帮忙拿个包裹都不行,真是心塞。

    “这里少说也有几千两吧?”宁泽天也心塞,见过哪个正常人能抱几千两金银走路的?

    “呵呵。”林晓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将包裹往两个木箱上一放,三样叠一起比她人还高了。

    她弯腰直接抱了起来,“一共才两千个元宝!”

    宁泽天很想撞墙,到底是谁不正常啊?是这货自己的力气太大吧,还看不起他?

    还有,金银元宝,应该说锭,怎么能说个呢?这要是在人前,不得被人取笑啊?

    不对!

    从一堆吐槽里,宁泽天回过神:“这些金银,是哪里来的?”

    “你猜!”林郡主手里抱着金银,心情很好地眨眨眼,抛下一句话,抱着拿着金银走到房外去了。

    敖府的银库里,敖太师和敖大公子,问了和圣上相反的问题:那些金银,去哪儿了?

    “太师,金银元宝,一共少了两千锭。”

    大管家带着两个下人,花了一多时辰的时间,才将每个箱子都搬下来打开看过了,最后,大管家报了一个数。

    “怎么会少了这么多!”敖大公子从小不缺钱,可一下少了两千锭,还是心疼。

    敖太师只觉得要吐血,现在是心疼钱的时候吗?

    “愚昧!”第一次在人前,太师训了嫡长子一句。

    每箱都少了四锭!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贼人不是一次来偷的,而是经常来偷啊!而且……看看累得顾不上规矩跪坐在地的下人,这得是几个贼人潜入才能做成这事?

    一想到自家的银库,竟然被人随意进出,敖太师后背发冷。

    “查!将这几日府内当值的护院侍卫家丁都查一遍,还有接近过这里的人!”

    大管家应了一声,拖着两条沉重的腿,一步一挪地出门去办这差事了。没办法,开箱子累人啊!

    敖太师完全感觉不到胸口钝痛了,这到底是内鬼还是外敌?

    若是内鬼,银库的钥匙一向是自己拿着的,每月会让管家带人来清点一次,谁偷了自己的钥匙?

    若是外敌……敖太师重重吐出一口气,若是外敌,那只能林云晓啊!

    这十多年里,他的银库一直安然无事,林云晓一进京,他的银库就失窃了?

    若是外敌……敖太师转头打量着自家修建了几十年的银库,这里不安全了!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