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彩小说网
    众人看敖玉珊戴在头上的珠花,中间一粒大珠子光洁润泽,看着比郡主头上那朵值钱啊。可大家不能指望一个末世来的,认识珠宝价值。

    林晓就知道一样大珠子围着一圈小珠子,颜色样子都一样,自己头上又少了一朵,敖玉珊头上也只有一朵。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欺负她好说话吗?

    “云晓,敖小姐怎么可能偷你珠花?”宁泽天听不下去了,哄小孩一般说道,“好了,别玩了,快跟朕回宫去见母后。”

    母后心心念念要见到的人,他还是快点带到母后面前吧。

    林六听到偷珠花几个字,看看郡主左边有点松散的发髻,默默将刚才捡到的珠花,塞进自己衣袖中。

    敖思寰心念电转,看看四周,对自己身后的侍从使了个眼色,乍一副刚发现宁泽天也在的模样,“圣上?老臣……老臣参见圣上!”

    周围的人听到太师叫圣上,才知道眼前的少年是皇帝,有人带头,后头扑通跪了一片。

    “太师不必多礼!”宁泽天虚扶了一把,又示意其他人平身。

    敖思寰顺势站起,又笑着对林晓说,“原来是云晓郡主,想来郡主是和小女闹着玩。翠环,还不扶小姐回去!”敖玉珊伤了脸,不是见天颜的好时机,林云晓又盯着玉珊的珠花不放,自然避开为好。

    敖玉珊在敖太师眼神威压下,不敢再多说,扶着翠环低头打算离开。

    “等等,珠花还给我!”林晓自来对自己的东西看的紧,被她发现了,想走?没门!

    “这是我的,你走开!”敖玉珊一手捂住头上的珠花,尖声惊叫,拼命往后躲。

    一个要躲一个要夺,就听“吧嗒”一声,珠花落到地上。

    林晓弯腰想捡,人群里忽然有人呼和“昏君在那”,“昏君纳命来”,紧接着两个人从人群中跳起,往宁泽天方向冲来。

    “有刺客!”

    “护驾!”

    侍卫们再次忙着一团,这次比刚才还要慌乱,周围正跪拜龙颜的百姓们听到有刺客,匆忙奔逃。一时间人挤人、人推人,大街上哭喊声一片。

    忙乱中,林晓眼睁睁看着一只脚踩到珠花上,粉色大珠子碎裂,喷出一团红雾。

    钟豫本想趁乱对林晓下手,一脚踩碎珠花后,猝不及防之下吸入了一丝雾气,只觉脑中一热。

    敖玉珊眼睁睁看着钟豫吸入红雾,叫了两声“表哥”。

    为了确保圣上对自己死心塌地,她的珠花里,放了情蛊。

    钟豫却恍如未闻,看着面前冷若冰霜的云晓郡主,只觉心神摇曳。面前这人,楚楚动人,他只觉得恨不得扑到她脚下膜拜才好。

    可惜,他双眼放光的爱慕,落在郡主眼中,就变了味。

    “你竟敢踩碎我的东西!”林晓看看地上碎成渣的珠花,再看看挑衅地瞪着自己的钟豫,一拳头呼了过去。

    拳头落到脸上,钟豫飞到空中了,还是要抬头看向郡主,还不忘喊了一声“小心”。

    除了刚才跳出的刺客之外,人群里又跳出三个黑衣人,向林晓这边杀过来。

    这人吃错药了!林晓抖落一身鸡皮疙瘩,随手抓起一个黑衣人,扔向冲到宁泽天面前的刺客。

    可怜那两个刺客,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到皇帝面前,连刀都没举起来,就被砸中趴地上了。

    林晓再两手抓起另两个黑衣人,“走你!”

    敖思寰身边侍卫连忙上前接人,可那黑影就像两条大方石,他们勉强接住一个,另一个砸过来,直接将大家砸倒了,敖思寰被一群侍卫压在身下。

    “父亲——”敖玉珊再次尖叫起来。

    “云……云晓!”宁泽天知道云晓郡主自小练武,可身手有这么好?

    周围的侍卫看向云晓郡主,镇南王府林家啊!

    在场的只有林六见识过郡主神勇,还能保持镇定。那三个黑衣人,跟京郊那七个一看就是一伙的。

    黑衣人已经晕了,林六把黑衣人拨拉开,被压的两个刺客衣衫褴褛,一看就知道和黑衣人不是一伙的,他蹲下身细看,忍不住揉揉眼睛,扒开那刺客耳后一看,呢喃了一声“青山”。

    林晓看林六不对劲,蹲到林六边上,低声问,“这两人你认识?”

    “这人……郡主……属下不知道他会在这,他是属下的同乡,逃荒南下时我们两家走散了,后来再没见过他。”林六回过神,洪青山行刺皇帝,他要是认识这人,不是要连累郡主了吗?他连忙压低声音解释。

    “饿成这样,他们还能做刺客?”林晓看这两人面黄肌瘦,一看就跟城外的流民一样。难怪刚才是从人群中挤进来,看人黑衣人,飞进来,速度多快啊。

    说到黑衣人,跟城郊那帮人很像啊。

    一个郡主一个侍卫,蹲在那耳语,这画面太伤眼。

    回过神的宁泽天再次肯定,母后要是见到云晓这样,一定会伤心的。“云晓,你给朕过来!”

    敖思寰从侍卫身下爬出,看着林晓眼神惊恐,他被骗了!

    他打听过,林云晓的身手,只能说不错,可现在看她那身手,这还是不错吗?

    错估对手实力,他白白损失了十个死士!

    如果,文太后这些年的病重无法理事也是假的呢?

    初夏的天气,敖思寰硬是生出一身冷汗。

    宁泽天这边吼了一声,看林晓完全不动,气得走到两人边上,鼓足中气又吼了一声“云晓”。林晓听力本就敏锐,这一声,只觉耳边响了一声雷,吓得她手一紧,“卡擦”一下硬生生将黑衣人胳膊捏断了,昏迷中的断臂之痛,让那黑衣人一下痛醒了。

    断骨的咔擦声太响,宁泽天剩下的话一下哽在喉咙口,这丫头,怎么比小时候更能打了?

    就在圣上纠结要不要继续训话时,远处一队人跑马冲开人群,来到他面前。

    “永忠,出什么事了?”宁泽天看是太后永寿宫的总管太监,连忙问道。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