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暴力提升(二合一)_天行战记_炫彩小说

天行战记 第二百零五章 暴力提升(二合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樊阳城,风府。

  寂静的书房中,风商雪目光直直地盯着暮剑,眼神一时竟有些散乱:“……等等,你让让我好好想想。”

  正在汇报的暮剑停了下来。

  风商雪从书桌后站起身来,来来回回踱了好几步,这才转头看着暮剑:“这些话,都是他说的?”

  暮剑恭敬地道:“是。”

  “他居然知道我们的隐秘布置,而且还知道我……”风商雪难以置信。

  “是。”暮剑点头道。

  风商雪愣了半响,这才喃喃道:“看来,我还真不了解我这个儿子啊。”

  说着,他扭头问道:“那詹家……你查了么?”

  暮剑道:“查了,确实如同辰少爷所说,詹家二长老私下与燕家二皇子燕弘有联系,有将詹家家主取而代之的迹象,此人平常低调恭顺,并不引人注目,但私下却豢养了高手死士,分散隐藏。”

  “没想到,我们竟然有如此疏漏,”风商雪眼睛微眯,“把消息给詹飞熊,他自然会处理。”

  暮剑躬身应是。

  “另外,昨日少爷出门,同尚家小姐一起,去百临城中逛了逛。”暮剑道。

  “哦?”风商雪又是一愣,“他去了百临城,还是跟尚家那丫头一起去的?”

  暮剑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点头道:“是的。”

  随即,他将百临城发生的一切,事无巨细,从那晴家护卫如何阻拦,到风辰的反应,最后离开时留下的话语,都一一做了汇报。

  风商雪越听,眼睛就越亮。

  “这小子……”听暮剑说完,风商雪嘿地一笑,摇头道,“倒是真能给我惊喜。”

  他笑容满面地来回踱着步,终于停了下来。

  “好,”风商雪目光闪动,“辰儿既然有这个自信,那我这个做父亲的,又何妨陪他赌一把。就算输了,也不过帮他买个教训罢了。”

  他认真地看着暮剑:“他要三分之一的力量,给他。告诉他,还是那句话,放手去做。我在背后看着!”

  “是!”暮剑恭谨领命。

  ……

  从小镇回到古堡,夏北就被季大师叫进了聚灵殿。

  “吃下去!”季大师拿出一瓶火红地丹药来,倒出一颗,递给夏北。

  “这是……”夏北拿着丹药看了看。

  “这是烈火锻体丹,”葛伯在旁边解释道,“通常来说,风家子弟在晋升到人境之后,都会获得一枚下品锻体丹。如果天赋出众的话,可以获得中品。我这次带回来的是十颗上品锻体丹。”

  夏北张口结舌地看着季大师手里的药瓶。

  这下他明白为什么葛伯说风家上下几近暴动了。

  待遇相差如此悬殊,而且自己还是风家有名的废材,不暴动才怪了。换做自己的话,只怕早就爬上风家大门扯横幅,抗议不公了!

  “这也没办法啊,”葛伯笑眯眯的,一脸得瑟地道,“谁让少爷你是灵兵锻体呢,普通下品锻体丹对你来说,跟吃蚕豆也没什么区别。我临走时,季师就交代过,非得上品锻体丹不可。”

  他撇了撇嘴,“这些丹药,少爷你吃就正好。要是给那帮家伙吃,就算我们肯给,他们也得有那个好命,不爆体而亡才行。”

  夏北一脸黑线。也幸亏葛伯这番话是在这里说,要是在风家说,不知道给自己拉多少仇恨。

  在季大师的注视下,夏北将丹药塞进了嘴里。

  火灵锻体丹一入口,就化作一股清香且火热的液体冲进小腹。夏北感到火热的药力随着散入经络百骸,然后……

  然后就没反应了。

  “怎么样?”季大师紧紧地盯着夏北。

  “没什么感觉啊。”夏北困惑地道。刚才听葛伯说得厉害,什么爆体而亡,他还以为这药有多厉害呢。

  “果然,灵兵锻体需要更大剂量,”倒是季大师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手一翻,又倒了两颗出来,递给他:“继续。”

  夏北将丹药丢进嘴里。

  这一回,他感觉火热药力比之前强了一点,但同样,片刻之后就没感觉了。

  “再来。”季大师倒了三颗出来,同时加上了一颗白色的丹药,“这是白仙草白炼制的辅药,能催生火灵锻体丹的药力,一并吃下去。”

  夏北迟疑了一下。

  因为他发现,旁边葛伯的脸色变得有些紧张。

  “季师……”葛伯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样……没问题吧?”

  季大师道:“如果是普通人肯定顶不住,不过,他嘛……应该没问题。”

  应该?

  自己是小白鼠么?

  夏北觉得自己的这时候的表情一定很精彩。而扭头看去,只见不远处,尚耶和古正都是一副提心吊胆瞠目结舌的样子。

  想到之前一颗两颗吃下去,自己都没什么反应,夏北心一横,仰头将四颗丹药塞进了嘴里。

  而这一次,夏北明显感觉到,药力聚集起来,就如同一颗火热的太阳,悬浮在自己的丹田处。

  “如何?”季大师问道。

  夏北将自己的感觉说了,季大师点点头,笑眯眯地将最后四颗火灵锻体丹倒出来,又加了一颗白仙草丹和一颗绿色的丹药。

  “来,风辰,把这五颗一起吃下去,应该就没问题了。”季大师摊开手。

  “等等!”夏北有些心惊胆战。

  “一般人吃多少?”他准备确定一下自己的剂量是不是没问题。

  夏北知道,在晋升到人境,尤其是构建完成灵台之后,都有一个必须的步骤,那就是扩充气海。

  气海是源力之海。

  气海的大小,决定了体内源力的总量,而以气海源力进入神府构建的灵台,自然也同样取决于此。

  在之前的大觉枪法修炼中,夏北就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天衍诀一层灵台的瓶颈。

  大觉枪法威力无穷,但对源力的消耗也大,如果按照小成境界那一枪来计算的话,自己最多施展三枪就要力竭。

  也正因为如此,自己如今只修炼了第一招。

  消耗更大的大觉枪法其他招式,自己还无法修炼。必须要等灵台提升之后,才能有足够的力量催动。

  而气海的扩充,有两条途径。

  一条是按部就班修炼大衍诀,以源力潮汐不断冲击气海,使之扩张。

  另外一条路,就是以丹药辅助,直接将其爆破!

  对于人境争游者来说,第二条路是最直接也最正确的选择。毕竟,丹药辅助扩充的是气海,而不是气海中的源力。

  这就不涉及基础扎不扎实的问题。

  而且,人境不过是是争游之途的入门而已。如果把天境或道境阶段的气海,比喻成一片大海的话,那么,在人境阶段,你的气海不过是一个小坑而已。

  因此,这个小坑在变成大海之前,是用锄头挖还是用炸弹炸,都没关系。

  反正最后这个坑都会消失在大海之中。

  因此,夏北知道自己现在进行的这一步,是必要的。但让他心惊胆战的是,季大师给自己安放的这个炸弹,似乎太大了一些。

  果然,只听季大师回答道:“就如同刚才葛伯所说,普通人资质差一点的话,一颗下品火灵锻体丹就够了。资质好一点,一颗中品火灵锻体丹。不过,你问这些有什么用,你和他们又不一样。”

  夏北有些着急:“可是……这是十颗上品锻体丹啊,而且您还加了白仙草。”

  说着,他目光停在那颗绿色的丹药上,问道:“这颗又是什么?”

  “这是雷霆丸。”季大师云淡风轻地道。

  而这个名字落在夏北耳朵里,却真如同平地一声惊雷。

  “雷霆丸?”夏北都快疯了,这老头加了催生药力的白仙草丹还不够,还加这种可以在一瞬间引爆药力的丹药。

  要知道,雷霆丸在人境修炼者当中,可是大名鼎鼎。

  这种丹药蕴含雷霆之力,能够将原本缓慢释放的其他丹药的药力,在一瞬间引爆激发。

  通常来说,这种丹药都是用来救垂死之人的。

  只有当一个人几近死亡,生命力几近断绝,没有力气化开药力运功疗伤,甚至连一秒钟也耗不起的时候,才会用雷霆丸辅助救命的丹药做最后的尝试。

  即便如此,那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

  因此,没有人胆敢用这种丹药来当辅药修炼。

  敢这么做的,不是白痴,就是疯子。更别提还是在十颗上品火灵锻体丹加两颗白仙草丹一起服用的情况下了。

  如此刚猛的药力,一旦炸开,夏北完全不敢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自己可是一个刚入人境的菜鸟啊。

  这老头以为自己跟他一样,拥有天境强者的气海,这些丹药丢进去连个泡也不冒一下吗?

  见夏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季大师冷笑道:“怎么,怕了?”

  在老头鄙夷的目光中,夏北没有吭声。

  既不胆怯拒绝,也不冲动受激,而是飞快地在脑海碎片中翻阅着,很快,夏北眼神微微一亮。

  他终于知道,季大师为什么说让自己二十天内突破到人境下阶五层,乃至人境中阶了。

  夏北定下神来,伸手接过了季大师手中的丹药,二话不说,仰头吞下。

  丹药入腹,瞬间化作了凶猛的药力。

  而身体中,之前的药力也被引动,如同磁铁吸附一般,一丝丝地聚集在一起,化作丹田气海的一轮艳阳。

  “坐下,行功!”季大师一声厉喝。

  夏北依言,盘腿跌坐于地,飞速运转大衍诀。内视之下,只见气海上方,药力形成的艳阳表面丝丝电光游走,仿佛下一秒就会爆开。

  而就在这时候,季大师一挥手,一道源力外放形成的白色光罩将夏北整个人笼罩起来,同时伸手,一手摁住他的神府,一手贴住他的背心。

  源力随着季大师的注入,在夏北的体内形成了和外面一样的罩子,将他的经脉,神府,五脏六腑以及气海护住。

  几乎与此同时,药力引爆了。

  “轰”地一声!

  狂暴的力量迅速席卷了夏北的气海。

  一阵剧痛传来,夏北忍不住闷哼一声,脸色涨红,汗如雨下,整个人都在剧烈地颤抖着。

  十颗火灵锻体丹的力量何等强大,顷刻间,夏北就只见自己的识海被炸开。

  原本隐于黑色空间中的边界显露了出来,纷纷垮塌,边缘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就如同一座在连环炸药中扩展的大坑。

  不过,这还只是开始。

  季大师的源力,在护住夏北气海的同时,也控制着狂暴的药力。

  他的力量就如同一个左右摇摆的墙头草,如果药力过强,他就保护气海避免彻底崩溃。而一旦气海边际有凝固成型的迹象,他就释放更多的药力,继续狂轰滥炸,让气海继续扩张。

  就如同将一颗巨型炸弹,被分成了十颗小炸弹来连环轰炸。

  但对于夏北所承受的痛楚来说,一颗大炸弹和一颗小炸弹没什么区别。原本就如此极端的痛楚,再加上一次又一次的持续连绵,更加难以忍受。

  在某一刻,夏北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脱离了身体。

  他看见了汗如雨下的季大师,看见了脸色煞白的葛伯,看见了紧张的古正,以及紧紧抓着古正的胳膊,扭开头不敢看的尚耶。

  然后,他看见了自己。

  这一刻,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已经变成了红色。

  那是体内爆炸的力量,一部分冲出气海,轰入身体,将血液气化轰出皮肤所形成的血雾。

  不过,季大师一内一外两道源力罩,将自己整个人完全包裹住。不但避免要害受创,而且,还将这扩散的血气又逼回身体。使得其反复冲刷。

  “妈的!”夏北刚刚在心里爆了句粗口,就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被猛地一拉,回到了身体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

  终于,最后一丝药力也释放完了。

  没有了药力的冲击,气海边缘开始凝固,而体内的鲜血,又随着心跳声开始流动。整个身体,在这一刻又重新属于了自己。

  感受到季大师收回源力,手掌离开自己的身体,夏北只觉得精神一松,还来不及查看自己的气海,就晕了过去。

  。

  。

  。

  。十三!还是四千大章!让我叉会儿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