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点燃的火药桶_天行战记_炫彩小说

天行战记 第二百五十七章 点燃的火药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摘星楼上,迎接风辰的,是无数道惊骇的目光。

  风辰一眼就看到了晴时雨。

  这个印象中神情冷漠淡然的晴家公主,此刻凤眼圆睁,眼神复杂到了极点。

  风辰很难用一个词形容这种眼神。是愤怒,是震惊,是难以置信,还是陌生……但可以确定的时候,这一刻的晴时雨,再没有了之前那种高高在上,没有了那种俯视一切的淡然和平静。

  就像她外面有一层冰壳被陡然砸碎了一般,飞走的裂缝直接破开了她的脸,让她的完美变得支离破碎!

  而在晴时雨的身旁是脸色铁青的晴文彦和燕然。

  这两位天潢贵胄,这一刻同晴时雨一样,全然没有了他们那惯常的,高高在上,俯览一切的骄傲和从容。

  他们的脸色很难看。

  那种铁青不光是愤怒和震惊产生的,而是如同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在脸上,铁青中透着间隔的红白之色。

  而除此之外,就是黑压压的人头和无数张目瞪口呆,魂不守舍的脸。

  风辰静静地和他们对视着。

  片刻之后,身后的申振康抽搐着倒在血泊中。

  摘星楼上,几个世家小姐和侍女陡然爆发出一声尖叫,其中就包括申振康留下的一名侍女。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而下一秒,所有人都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的汗毛根都立了起来!

  “他竟然杀了申振康!”

  人群顿时就炸了,一片哗然。

  作为世家子弟中的活跃者,申振康在这摘星楼中受人瞩目的程度一点也不亚于秦风。

  在大家的印象中,身材高大,长着一张健康红润的国字脸的申振康,是一个很阳光的青年。他嗓门大,说话做事风风火火,坦率得让人感觉一眼就能把他看穿。

  他喜欢交朋友。无论你是一个陌生人,还是一个性格内向,喜欢缩在角落里的人,他都会热情地跟你打招呼,同你认识。

  而且,下一次见面,他绝对不会叫错你的名字。

  他也总是知情识趣。

  当你们在谈论什么的时候,他会恰如其分地保持安静,或者在适当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加入你们的话题,说出让人耳目一新的见解,或开个活跃气氛的玩笑。只要有他在的圈子,总会是所有大大小小的圈子里最热闹的一个。

  正因为如此,很多人都淡忘了之前他被风辰啐了一脸唾沫的事情,也不相信他把风辰骗去平仙湖的传言。

  至于他对风家表现出来的愤怒和仇恨,在大家看来,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家甚至在等着,看他怎么在尘埃落定的时候报复风辰。

  阳光不代表没脾气。

  那风辰敢一口唾沫吐在别人脸上,那就要做好被敲掉满口牙的准备。

  而如今……

  站在摘星楼上,他们能够俯视静香阁。

  而透过高达五米的楼层敞开的窗口,他们能清晰地看到申振康高大的身体在血泊中抽搐着,渐无声息。

  那个活生生的,健康红润的青年,申家的长子,继承人,武龙山剑派的内门弟子……就这么在自己的眼前如同一只当成祭品的鸡一般,被割开喉咙杀掉了?

  他非但没有报复,而且永远也不会再有报复的机会了。

  而他的那位天尊父亲,此刻就在城外!同时,还有燕家的两名天尊强者,以及另外十四个世家的天尊!

  如果说樊阳城是个只需要一颗火星就能引爆的火药桶的话,那么,风辰丢下的,就是一根熊熊燃烧的火把!

  而回过神来之后,大家再看风辰的目光,就又不一样了。

  不光是震惊,还多了一丝畏惧!

  “这个疯子!”晴时雨喃喃在心头念了一句。

  虽然她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嘴唇有些发凉,脸上皮肤也有些发麻,那是血色不足的原因。

  她看着风辰,很难把眼前这个青年跟那夜试图非礼自己的那个人联系起来。

  当时,他的眼中闪着淫邪的目光,看起来,和那些面目可憎的纨绔没有任何的区别。而在自己踢断他一条腿之后,他那痛苦的哀嚎声和涕泪横流,满地打滚的模样,还让人至今记忆犹新。

  这种人,无论是从资料还是本人的表现来看,都只是一个废物而已!

  可为什么,我会觉得他完全变了一个人?!

  且不说他这么做愚蠢不愚蠢,单就这份狠厉,这种杀伐果决,就跟以前的那个他完全联系不起来!

  我选中的,竟然是这么一个人?!

  这一刻,看着风辰的目光,晴时雨忽然想起,他在百临城的时候,曾经说要在事后找自己要一个交代。

  那时候的自己,只把这当成一个笑话。

  可如今……不知道为什么,晴时雨隐约感受到一股寒意。还没等她确认这种寒意从何而起,她就听到耳畔传来了温旭骞的声音。

  “此人不能留!”

  晴时雨扭头看去,只见一向镇定平静的温先生,此刻脸上竟是说不出的凝重,目光甚至有些可怕。

  到这一刻,温旭骞终于肯定,燕家和晴家选错对手了!

  原本这只是一次杀鸡骇猴的游戏,是皇权式微已久的燕家,与对手较量的一次小小尝试。是改变南神国世家格局的棋盘上落下的第一个子。

  从这个层面来说的话,原本选任何对手都无所谓对错。

  不过,温旭骞在来到樊阳城和风辰接触过之后,他发现,晴家卷入的这场漩涡,似乎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随后,在城墙上目睹风家家族风商雪从容入城的一幕之后,他更多了几分小心。

  而当此刻看到这四个灵堂,看到一道割断申振康的脖子,平静注视着这边的风辰,他忽然可以肯定,这个对手选错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拿来开刀的对手。不是那种可以凭借绝对实力,就能够碾压,可以任意宰割的对手。

  那种对手,是一只猫!

  当它对你张牙舞爪的时候,你可以轻松地抓住它脖子上的皮毛,可以剪掉它锋利的指甲,可以轻松地以任何一种方式伤害它,乃至虐杀它。

  因为你知道自己比它强大,知道它就算拿出最强的底牌,也不会对你有任何的伤害。

  可风家,却是一只老虎!

  就算不是,那也可能是一只疯狗!

  你不小心,你就要付出代价!

  几乎是在转瞬之间,温旭骞的脑海中已经闪过了好几种接下来的后果和反应。

  之前把风家当一只猫,那么,呆在在这摘星楼上,就是安全的。

  因为你知道对方不敢拼命。知道哪怕风家武者都在这场围猎中被猎杀,他们也要为家中的老弱妇孺留一条退路。他们可以失去樊阳城,可以失去所有成年男性,可以退回下游去,从此一蹶不振。

  但他们不敢连一条血脉都不给自己留下!

  那是天道大陆的规则。他们只能选择遵守服从。

  但现在,温旭骞不确定这个规则是否对一只疯狗有效了。看看这个风辰,再想想至今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的风家,想想马车里那个平静的声音,他就凭直觉感受到事情还没开始,就已经失控。

  万一……想到那种后果,温旭骞就觉得自己冷汗直冒。

  这时候,不能有半分犹豫!

  “九皇子,即刻通知城外的人!”温旭骞对燕然道,“迟则生变!”

  燕然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这一刻的他,处于极度的愤怒和难堪之中。

  用脚趾头想燕然都知道,申振康既然被抓住,风辰就有足够的时间在任何一个地方悄无声息地干掉他。

  可风辰没有。

  他把摘星楼四周布置成了灵堂,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杀掉了申振康!

  燕家为什么组织这场狩猎?自己为什么和晴家,和这些世家子弟来到樊阳城摘星楼?答案白痴都知道!

  燕家需要的是立威!是让风家如同温水里的青蛙一样,哪怕明知道是什么结果,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终的结局降临!

  到时候,每一个试图和燕家为敌的家族,都会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立场。并且以风家为戒,做出取舍!

  可自己这边还没动手,对反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当着自己的面,杀了自己的人,而且,还是当着自己倾慕的晴时雨的面!

  怒火,在这一刻席卷了燕然。

  “我要杀了他!”燕然死死咬着牙,霍然扭头下令:“发信号,放信隼!”

  早在风辰割断申振康喉咙的时候,燕家的侍卫们就已经高度戒备,此刻一听到指令,几只信隼顿时腾空而起,同时,三发响箭笔直地冲上高空炸响。

  在信隼飞出和响箭发射的时候,温旭骞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如果一个疯狂的风辰背后,真的是一个疯狂的天境强者和一个疯狂的家族的话,那么,信隼飞不起来,而响箭也不会腾空。

  在城外强者察觉不对之前,一个天境强者能够将这里大部分人杀掉!就算是自己,凭借秘器,也最多保住晴文彦兄妹两人而已。

  然而,温旭骞愕然发现,自己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信隼飞出了城,响箭也炸响了。

  城外两名燕家客卿,在第一时间就展露了天境强者的气息,腾上了天空。而片刻之后,城外十几道天尊气息几乎同时爆发。

  可在这一过程中,风辰却是全无反应,他甚至怡然自得地在手下安好的一张躺椅上坐了下来,一边喝茶,一边嗑着瓜子。

  “噗……噗……”

  众人脸色难看地看着这个混蛋一边吃,一边冲着这边吐。

  瓜子壳翻飞!

  终于,随着一声凄厉而狂怒的啸声冲天而起。天空中,申家家主申行云如同流星一般,向樊阳城呼啸而来。

  “风辰,我要你死!”

  。

  。

  。

  。家里停电,状态也不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