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他吃错药了?!_天行战记_炫彩小说

天行战记 第二百九十章 他吃错药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本广场上一片寂静,此人一开口,不但直接将矛头对准风家,而且也说出了很多人心头的疑惑,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是董元青!”

  看清这人的相貌,一些认识他的争游者,就低声议论起来。

  董元青是兰雁剑派的内门弟子,而兰雁剑派,却跟长河门是结怨已久的对头。

  两大宗门原本就不对付,最近几年来,又因为首席弟子之争而在中游宗门圈子里闹得沸沸扬扬。

  兰雁剑派的首席弟子名叫沈志义。而长河门的首席弟子自然就是风商雪的长子风惊河了。

  这二人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入门时间都相差仿佛,但偏偏,在天赋和实力方面,风惊河却一直稳稳压了沈志义一头。

  在中游门派几次不同场合的较量中,沈志义都输给了风惊河,其中一次还是争夺一个宗门祖地秘境资格的比试。以至于兰雁剑派上下,谈到风惊河都是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董元青既然身为沈志义的师弟,在这样的场合下说这样的话,也就丝毫也不足为奇了。

  许多认识董元青的人当下面露鄙夷。此人趋炎附势,人品不怎么样。刚才他这番话中,一方面是讥讽风辰,另一方面也有在燕家和晴家人面前示好露脸的意思。

  如此热切,急急匆匆地跳出来,未免有些难看。

  生怕错过机会,攀附不上去么?

  不过,董元青人虽讨厌,话倒是没错。风辰一个连锻体都没过的普通人,难道还真跟别人赌斗,不如干脆投降认输算了。

  这里本来就没有几个人真拿这场赌斗当回事。大家更迫不及待想知道的是,风家这个局,要怎么撑下去?

  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已经传遍了。谁也没想到,一个区区中游世家,竟然跟燕家硬对硬碰了个火花四溅。而且还一度占了上风——这才是诸多世家和宗门,都不约而同派人赶来的原因。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风辰的脸上。人群中有不少好事者,还纷纷起哄。

  “就是,废物就别浪费时间了。该认输认输。”

  “他不是真的要打吧?”

  “打?怎么打?问问这城里的人,谁不认识他?要不是惹不起风家,随便来个壮实点的,都能把他揍趴下!”

  “你们不知道?这小子没练过武。还成天沉迷酒色,早就被掏空了。你看他那弱鸡的样子……”

  广场上,闹做一团。

  ……

  广场东面,尚却愚皱着眉头,和身旁的四叔尚伯学交换了一个异样的眼神。

  身旁,来自各大世家和宗门的人,也在交头接耳。

  这次来樊阳城的人不少。

  就尚却愚所见,几乎洛原州及周边,自己知道的世家和宗门,能来的都来了。显然是对这一仗极为重视。

  不过此刻,所有人的神情都有些不耐。

  “李同福……”不远处,一个穿着丝绸长衫的胖子,一边摇着折扇,一边对一个神情阴鹜的中年男子道:“你们兰雁剑派的这董元青,倒是个机灵会说话的。”

  中年男子李同福是兰雁剑派的大执事,闻言转过头来,撇了这胖子一眼,淡淡地道:“机灵倒谈不上,不过年轻人血气方刚,有什么就说什么罢了。怎么,有意见?”

  胖子来自鹤鸣宗,名叫张兴旺,当下一咧嘴,笑道:“我有什么意见,只是觉得这小子胆子大,在人家地盘上,当着人家的面,一脚就踩到别人脸上……你教的?”

  李同福冷哼一声:“张胖子,说话之前先想清楚。”

  那张兴旺显然是嘴损惯了,倒也不是真相跟李同福起什么冲突,当下打了个哈哈,转开话题道:“你们说,这风家究竟是怎么想的?一个娇生惯养,连锻体都没过的小子,跟人赌斗个屁啊?”

  听张兴旺挑了这个头,在场众人也都纷纷出言附和。

  “是啊。虽说晴家是从卫部里选了几个皇家侍卫参加赌斗,但人家再怎么说,也是见汗见血练出来的。这打起来,随便上个人,再捆上两只脚一只手,也能把那风辰掀翻吧?”

  “打肯定是打不过。我之前觉得,这无非就是风家的缓兵之计。借着赌斗,拖拖时间……之前一道星幕,不就逼得燕家晴家差点放弃?听说风家又下狠手,干掉了木家和黄家,外面那些家伙都乱套了……不过,这该出的招都出尽了,这时候不干脆让这小子认输,还能干什么?”

  “要我说,若是风家聪明。当时这小子惹下祸,就该把他给交出去任凭晴家发落。虽然牺牲了一个次子,但一来,这小子本就是个祸害,也没什么可惜。二来,风家也免了这场灾。看吧,如今弄这么一场赌斗,反倒顺着晴家,把燕家也招来了……”

  “赶紧的。还磨蹭什么。认输不就完了。我现在就想知道,晴家拿下这风辰,会怎么处置!嘿,你们今早听说了么,摘星楼那四座灵堂摆满的人头……这风辰,还真是个不知死活的!”

  “我倒想知道,等到赌斗结束,这星幕还会不会继续撑着。到时候,人家九皇子领着人堂而皇之的离开樊阳,风家当真不要命了下死手?听说,燕弘如今就在城外!”

  “赌斗结束,也就没晴家的关系了吧?你们说,到时候平王那边,会没动静?”

  “赌斗是结束了,可晴家是不是退开让路,那可就说不清楚了。这出戏,人家怎么掺和进来的,你们还没看明白?”

  众人议论纷纷。

  而便在这时,那李同福身边,却有两人将目光投向了尚却愚这边。

  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笑道:“对了,尚兄。原本听说尚家这次,也要参与会猎,怎么……”

  尚却愚和尚伯学扭头看去,脸色微微一沉。

  他们认得,这人是四大家族周家的人。而站在他旁边,眼角有个刀疤的,却是罗家的人。

  这两家一在西,一在南。实力虽然比尚家和风家弱一些,却是两家联盟,同气连枝。再加上他们身边聚集的一些小家族,惹上一个,就如同惹上马蜂窝一般,极难对付。

  早些年,尚家和他们没少交过手。

  倒是这些年,风家强势崛起,没听到他们什么声音。

  对于周、罗两家,尚却愚一向没什么好感。当下冷哼一声道:“二位不是也没参与么?”

  “我们?”那眼角有刀疤的男子失笑道:“洛原州就看尚家和风家,我们算什么,哪里有这种胆子。”

  说着,他貌似关切地问道:“听说令千金和这个风辰似乎颇有交情。如今风辰要被晴家捕去北神国囚禁三十年,等到再放回来,已然是年过五十了,到时候……”

  尚却愚目光阴冷:“到时候如何?”

  那刀疤笑了笑道:“却也没什么。毕竟这小子,跟尚家也没什么关系。”

  嘴里说的是没关系,可实际上,他几乎就差说尚耶和风辰之间如何如何了。

  尚却愚只觉得一股怒火只蹿心头,正要动手。却被尚伯学拉住了。

  “看那边!”

  众人扭头看去,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星神殿大祭司农安邦,已经在几位白袍祭司的簇拥下,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与此同时,晴家的五个参与赌斗的人,也已经走到了前方。

  这五个人,都是从晴家卫部的皇家侍卫中选出来的。

  站在最前面,身材最高大的那个名叫熊律,有人境中阶巅峰的实力。在五人中,实力最强。而在熊律身后四个高矮不一的汉子,分别是马山岭,纪胥风,张鸿七和吕翔。

  双方见面之后,自始自终什么话也没说。

  作为当事人,风辰和晴时雨沉默着,旁边的晴文彦和燕然沉默着,就连眼眶通红的木天扬,黄子杰,以及一干神态各异的世家子弟,也都沉默着。

  这场万众瞩目的赌斗,眼看着就要开始了……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露出一丝讶异。

  就连广场四周议论纷纷的人群,也顷刻之间安静下来。

  “规则,你们都知道了?”农安邦的目光,不着痕迹地在风辰脸上多看了一样,翻开了手中的星神法典。

  一道光芒,从天而降。

  六本光线交织组成的星神法典,浮现在风辰和晴家五个参赛者的面前。

  “签订契约吧。”

  六人各自割破手指,将鲜血滴在法典上。法典陡然爆发出一阵刺目的光芒之后,融入六人的身体之中。

  “开始了?”

  所有人都愕然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怎么也想不明白。

  那风辰,竟然真的要跟人家赌斗?

  他吃错药了?!

  。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