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雪夜_半月天使_炫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夜渐深,临近雪山的缘故,夜空开始徐徐飘下星点的雪花。

  千翎缩在洞口边,搓着手哈气。离开谷底时走得急,唯一带厚绒的外套脱下后,里面只剩单薄的夏日短裙,加之被融化的雪水浸湿,越发冷,冷得她把自己团成一团依旧瑟瑟发抖。

  下雪的夜,月华清辉挟着飞霜,遥遥倾泻入洞口。

  映着少年霜白的脸颊,了无生机,恍如冰雪雕刻。

  千翎哆嗦着缓慢挪动冻僵的腿,一点点艰难地顺着洞壁爬到他身边。

  长发一束一缕垂散,自地面流泻开来。

  澜月睡在那里,盖着外套。低垂的长睫如薄扇洒下剪影,面容莹白冷寂如霜雪,像个晶莹剔透的雪娃娃……

  却也如此脆弱易碎。

  他好冷。

  “小月?”她低头,伸手轻抚少年冰冷的脸颊。

  看着这熟悉的秀美眉目,手掌缓慢抚过他的额头、面颊——

  却皆是冰冷。

  有夜风吹起纤长的发丝,澜月额前黑发微拂,秀美轮廓染上了皎洁月色……

  宁静安详像一尊尘封的雕塑。

  没有呼吸。

  “小……小月?”千翎瞳孔一动,慌忙俯下身贴到他心口,屏住了呼吸。

  记不得过了多久,只记得周围如此安静,安静得听见了月光流淌的声音,雪花飘落的旋律……

  那胸膛里没有动静。

  她努力地、努力地想捕捉到哪怕最微弱的一声跳动——却没有。

  安静得可怕。

  泪水漫出眼眶,千翎看着他的睡颜,干涩的嘴唇动了动,喉咙里发不出声音。

  ……

  ……

  “姐姐……等我睡醒了……我们就回家好不好?”

  ……

  ……

  “不……不要……”泪水决堤,尘封的痛被撕开,那一刻肝肠俱裂。

  “小月……小月——!!”她颤颤巍巍捧起他的脸,滚烫的泪一滴滴溅落在他的脸颊上,却不能驱散那惨白的颜色一丝一毫。

  撕心裂肺的哭喊只持续了1秒。

  “吵死了。”低哑的嗓音贴在耳畔,宁静的夜里微弱却也清晰。

  忽然被扯入一个怀抱,拥了个满怀。千翎愣住了,通红的眼里还满满盈着泪水,忘了哭泣。

  澜月单手搂过这吵吵嚷嚷的家伙禁锢入怀里,额头轻抵着她,垂落的睫毛染了月光,微蹙的眉透着倦怠:

  “闭嘴……”

  千翎呆望着近在咫尺这张脸,抽了抽鼻子。回过神来又往他怀里钻去,贴在心口仔细聆听。

  耳畔空落,近乎寂静,的确没有心跳声。

  “你……”千翎惊异地睁大了眼,忽然有酸楚的火气涌上来,咬牙切齿瞪着面前这张白净无害的睡颜,想打人下不去手,想咬人又下不去口,几番纠结只好抹了抹眼泪长舒一口气。

  还是第一次知道,有人没了呼吸没了心跳都还能活着。

  难怪这么多年爱伦伊斯都拿小月没办法呢。

  夜暮宁静,月辉清冷下白雪飘飞,风拂动着洞口垂挂的绿色枝蔓,翩翩起舞。

  少年秀美的眉目溶在月色里,长发随风散落,仅剩的右手将女孩搂在怀里,身后受伤的黑翼缓慢环过来,将她圈住。

  千翎睡眼惺忪眨了眨眼,看着这对圈住自己的黑翼,缓缓伸出手抚上它,目光触及翼膜上撕裂残缺的部分,心头针扎般漫开细密的疼痛。

  还记得第一次在暮影森林看见小月长大的样子,看见这双漆黑的膜翼,看见他血红的眼睛,当场吓得她撒腿就跑。

  那是比梦魇还要可怕的存在,所有人唯恐避之不及。爱伦伊斯的书籍上总这么强调着,而这样的书她看了很多本。

  千翎凝视掌下纤薄漂亮的黑色翼膜,手掌轻抚着它,缓缓低下头亲了亲那处撕开的伤口。

  心里酸酸涨涨的,又疼又软,疼得细密,软得快化开。

  才不像书上说的那么可怕呢。不仅不可怕,还很漂亮,很温暖……很可爱。

  像它的主子一样。

  这么一想着,她抬头凝望他的睡脸,歪了歪头,缓缓弯起唇角。不安分的手指轻轻捏了捏这白皙脸颊,又刮了刮他鼻尖,偷偷地乐。

  也许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太过汹涌,又或许正好月色静谧,而他的轮廓朦胧在月光里太皎洁美好……

  有奇异的柔软像藤蔓从心脏生长而起,细细密密如电流温柔流遍了全身。

  那时浅栗的发丝随夜风轻柔拂起,一丝一缕缠绕上少年纤长的黑发。她仰起脸,轻柔吻上他的脸颊——

  白雪潇潇簌簌。

  纤长的睫毛颤了颤,如翕动的蝶翼抬起,显露出皎洁银白的瞳眸。

  四目相对。

  千翎愣住了,像是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呆滞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澜月看着她,眉轻蹙,皎洁纯净的银色瞳眸里是迷蒙的薄怒。

  良久浅色的唇轻启,喑哑的嗓音压抑着轻微的颤抖。

  “千翎……”

  “你到底……什么意思?”

  千翎看着他眼底的怒意,不自觉低下头缩了缩脖子:“没……没啊……没什么意思……”

  她牙齿打架,哆哆嗦嗦说不清完整一句话:

  “我刚才不小心……不小心把你看成‘小月’了……我……”

  他看着她,薄唇紧抿。右臂缓缓收紧了些,低头轻轻抵住她额头:

  “谁允许你亲我的?”

  额头被抵住不得不直视这双漂亮银白的眼睛,千翎瞪住他,哆哆嗦嗦着反驳:“说的好像……好像你没有亲过我一样!上次在花云峰……就夫人来访的那次!你干了什……什么你自己清楚!”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那是你自己说要奖励。”

  千翎红着一张脸咆哮:“我没说过要那种‘奖励’!”

  “你摸我的角,三次。”

  “放屁!第一次是我喝醉了,第二次是——”

  “你扒我衣服,每天。”

  千翎一张脸烧得快沸腾:“明明是你自己装成小孩赖在别人家里!你怎么不说你装成小屁孩几个月都死皮赖脸跟我睡一张床——”

  月辉清冷,山洞中两个人相拥而眠,吵得面红耳赤。

  千翎自知理亏,气不打一处来挣扎着背过身去,气得牙痒痒,一张脸直烧到耳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