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酒_半月天使_炫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千翎看着他走下台阶,跟随那鲛人男侍朝王宫主殿而去,站在原地愣了神。

  无心伸手在她面前晃一晃:“那我们也去玩吧。”

  “现在是在海里,该我尽地主之谊带你看点有趣的东西,吃点好吃的。”

  她没有反应。

  依旧呆立在原地,怔怔望着某个方向,眼睛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好。”半晌才收回视线来,扯出一个笑脸。

  深海的昼与夜并不分明。

  海上黄昏时,琉璃王宫的灯火逐渐趋向橘红,将海水染成一片绚烂迷醉的红枫秋日。

  王宫主殿。

  乐舞翩跹,璀璨夜明珠置于大殿四方,垂挂的织锦艳丽奢华,海水中起伏。

  光影明灭的大殿中心,鲛人少女正献舞,长纱飘飞自肌肤舞起,酒红长发灼灼如烈焰。

  伴舞的男侍皆身着青衫,长袖飘飞舞姿轻盈,如缥缈青烟簇拥着中部翩舞的少女。

  珍珠闪耀,奢华贵气,连绵水泡升起,如梦似幻。

  少年坐于流苏软垫,长发顺着腰身散至地面,苍白清秀的面容染着一抹醉红,纤瘦苍白的手腕执起酒樽一饮而尽。

  ……

  ……

  “月神大人,你是自恋狂吗?”

  “你是不是觉得你长得不错又会打架还是一族领袖,全天下的女孩子就都该喜欢你?我也应该为你粉身碎骨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

  ……

  “我没有!我又不喜欢你为什么要吃你的醋?不要以为你长了一张好脸就谁都会喜欢!”

  “是,我曾经很喜欢小月,可那是小月不是你月神大人!不是你这种花心又没有底线、为了利益可以出卖身体出卖感情的人!”

  ……

  ……

  他凝望手中的杯盏,双眸迷蒙漫着雾气,长睫垂落,又是一杯饮尽。

  一曲舞毕。

  侍仆皆退去,整个大殿纱幔翻飞,只余下虚浮光影。

  无泪看了看这一桌未动的佳肴菜品,空了的酒壶,端过一盏精致琉璃酒壶斟满两杯,递一杯给他,自顾自坐下来。

  “这酒可是深海果品酿造,与你们陆上有何区别?”

  他只垂眸饮酒,长睫低垂,面容绯红,像是未闻,又像是懒得作答。

  无泪把玩着指间酒盏,定定凝视他:

  “月,你以前不喝酒。”

  他仍未作答,垂散的长睫下双眸空洞,颇有几分失魂落魄。

  “看来……你已经忘了她。”无泪自言自语着,像是叹息,“也是,当荒芜的心里走进另一个人,就会忘记过去的阴霾和悲痛……”

  “只是……”

  她抬眸注视少年的眼睛:

  “那个侍女……是爱伦伊斯的天使,对吧?我听说你刚回来的时候,曾失踪过一段日子。后来毫无征兆带军向爱伦伊斯发难、又做出一系列反常的举动,现如今看来……大概都是为了她了。”

  “你变得有喜有悲,变得会发脾气,会违逆本心千里迢迢来见我,甚至因一个人而忘了另一个人……你变得不像你了。”

  她凝视少年倾城绝美的容颜,缓缓俯身,手指轻柔抚上他的脸:

  “可是月,你可知这样的你……比三百年前冰冷肃杀的你更加诱人。”

  微凉的手指扣住她,澜月微蒙的眸子看着她,微蹙了眉,眸底冷光凝结。

  无泪看着自己的手被他一点点挪开,默然不语,任由少年摔了酒杯缓缓站起身,朝殿外走去。

  “呃……”

  忽然他停住了,手缓缓按住额角,踉跄的步子有些不稳。

  无泪安静坐在桌边,自顾自斟满一杯,仰头饮下。

  明灭的光影间传来倒地的声响。

  她端着酒杯缓缓侧过脸,看着波荡的光亮下软倒在地的人影。

  银色鱼尾轻扬,少女轻盈飘飞而起,衣裙翩跹降于少年身旁,双手缓缓将他拥入怀里,动作虔诚像触碰渴慕已久的珍宝。

  “月……”她低下头,眷恋抚上少年绚烂微红的脸颊,嗓音低哑透出魅惑,“既然来了……就永远留下来陪我,好吗?”

  暮夜。

  王宫侧殿。

  花园小径飘落下粉白的花瓣,纯白珍珠宫灯辉映下潇潇簌簌如一场春末的雨。

  千翎抬起手,柔嫩小巧的花瓣飘入掌心,溢出一圈细小的气泡。

  “桃花?”她看着手中的花瓣,眼神空洞中透着一丝困惑。

  无心拿过她掌心的花瓣:

  “桃花是什么?这个叫‘美人泪’,很多年前从岸上移植来的。”

  她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无心看了看她,又看向手中的花瓣:“既然是岸上移植来的,你说的‘桃花’,说不定就是它在陆地上的名字了。很好奇啊,下次去岸上,你带我去看看呀?”

  无人回应。

  他低头看见女孩无神的眼睛,明显又灵魂出窍,不知飘游到哪里去了。

  一路上说是去见识风景、吃好吃的,他倒是兴致勃勃解说了很多,女孩却只是焉巴巴地点头,说着说着就走神了,全然心不在焉。

  他大概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好了,快回去睡吧,”有些埋怨地轻敲了下女孩的脑袋,“明天我再带你去其他地方。”

  千翎望着纱幔垂挂的侧殿殿门,像是又看见少年一步步从台阶走下来的样子,嘴唇动了动缓缓开口:

  “无心……”

  “嗯?”

  “你说,这会儿……宴会结束了吗?”

  他想了想:“这个不一定吧。我姐挺喜欢设宴款待贵宾的,而且这次的贵宾是恶魔族月神大人,既然是熟人,又很久未见,说不定会聊久一点。”

  “毕竟之前的宴席被我们俩给搅和了……哈哈。”他吐了吐舌头。

  千翎低下头,扯出一丝笑容:“这样啊……”

  她抬起手跟无心挥了挥,转身缓缓朝殿门走。

  无心瞧着她,顿了顿远远开口道:

  “小翎!要我说,既然月神大人冷冰冰的不好相处,不如你留在这里做我的侍女啊?”

  她似乎没听见,又举起手挥了挥,一摇一晃迈进了殿门。

  暮夜海水清冷。

  千翎躺在贝壳床上盖着丝被,望着窗外莹白的珍珠宫灯全无睡意。

  偌大的侧殿宁静无声,粉白的美人泪飘落下来,徐徐洒在窗台。

  还不回来?

  她有些烦躁地翻了个身,蜷成一团努力闭上眼逼迫自己入睡。

  大概正跟那美人女王相谈甚欢吧……

  什么不喜欢,什么拒绝了,都是狗屁……那个骗子,伪君子。

  她抱着被子又翻了个身,顿了一会儿翻回去,半晌再次翻回来,终于忍无可忍“噌”得坐起身,瞪向窗外飘洒的美人泪。

  已经深夜了。

  什么宴席要吃到深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