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在故事的结局(上)_半月天使_炫彩小说

半月天使 第682章 在故事的结局(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片刻沉寂之后。

  骞疏看着大殿上空徐徐降下的少女怔住了,她戴着白色祭典面具,眼尾上挑的朱砂红妖冶蛊惑,一双轻盈纤长的黑色羽翼伸展背后。

  “你是……”

  他愣了愣,盯住少女身后这双古怪的黑色羽翼,又看向她面具之后猩红的眼眸,饶有兴致托住了下巴:

  “有意思……你难不成是天使恶魔生下的混血种?”

  他顿了顿,又摇头,自言自语着“不可能”。

  千翎脚尖点地,羽翼收拢。面具后的双瞳猩红欲滴,隐隐漫起杀机。

  “不能杀他。三百年前的骞疏是圣战中的重要人物,他死了,历史会发生重大变革。”

  蝴蝶空灵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她瞳孔有所收缩,涌漫的血色不动声色收了回去。

  “根据情报,那个不死之身的臭小子曾在幼年与一名带着面具拥有黑色特殊羽翼的女人一起生活……”

  骞疏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目光将她从上打量到下:

  “今天他提出的条件也与那个女人有关……”

  “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就是那个他一直在找的人,对吗?”

  千翎冷眼看着他,始终未开口。

  “这样的话就很有趣了,”他饶有兴致注视着她面具后冰冷的猩红色眼瞳,“你明明就在他身边,刚才也一样,像只偷摸的老鼠躲在殿中……”

  “眼睁睁看着那臭小子为了你甘愿做我的走狗刀剑,却也不肯现身相见,还真是铁石心肠的女人。”

  “说完了吗?”

  冰冷的声音打断他。

  女孩慢慢向前跨出一步,霎时化作流连的幻影穿梭而前,光影掠动间漆黑的斗篷拂起,漆黑锋锐的指爪已抵在了骞疏咽喉间。

  他怔住了,冰冷的触感抵在颈间,眼珠慢慢往后挪动,望入身后女孩阴狠深邃的血瞳:

  “你……”

  这速度……

  不可能!这熔浆河岸……这火海地狱……就算是那个拥有不死之身的怪物小子,也没有这种速度……!

  “你果然……不是正常的东西……”他瞳孔在收缩,感觉到咽喉处的指爪刺入肌肤传来刺痛,额上隐隐渗出了冷汗,“我骞疏把控这熔浆河岸数百年,竟没发现,还有你这种……”

  “再废话一句,我就杀了你。”

  千翎贴在他耳边,猩红的眼里透着笑意,柔声道。

  他识时务地迅速闭了嘴,一动不敢动。

  “骞疏大人,如果你敢在月面前透露我半句……”

  千翎眉心漆黑的四叶草浮现,猩红瞳眸掠过一丝幽暗的莹绿色……

  “我会让你明白,什么是生不如死。”

  他额角一粒冷汗颤巍巍滑下来,点头:

  “我不说就是了,我没见过你,什么都不知道……总行了吧?”

  这小丫头着实诡异,虽然在面具之后看不见,但他能感觉到……

  她有烙印。

  而且是非常、非常不详的烙印。

  “可你为什么……不见他呢?”他疑惑道,“你应该知道,那小子接下来会一直找你,还要我帮忙……就算我不说,总有一天他也……”

  “他不会知道。”千翎缓缓垂下眼睑,眼神黯淡几分,“他只要继续按现在的道路走下去就好……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我们会在时空的另一头再见。

  面具在一瞬间被人揭下,千翎栗色的发丝拂卷,露出的面容上腥色的双瞳睁大了。

  骞疏一眨不眨盯着她,手里还握着面具,皱紧了眉。

  砰——

  千翎抬手就是一拳狠狠砸在他脸上,将人揍翻在地又补了几脚的同时,一把抢过面具重新戴上,双翼一展已原地消散开来。

  留骞疏鼻青脸肿摊在大殿地上,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可恶的混蛋……”

  风起云涌的时间裂缝中,千翎双翼舒展飞过云海,周身千千万万细小缝隙如雷电波动。

  怪不得之前在森林里被他找茬的时候,说什么她和月三百年前爱的女人长得有点像……

  还好只被看了一眼,不然完全被记住脸可就麻烦了……

  穿过风云交织的缝隙再次跨入一处时空,千翎看着下方流动的云雾与无边森林,轻皱了眉。

  这是澜雪在的那个时空吗……?

  可看起来不像伽兰黛尔……

  倒是更像忘生。

  贴着拂卷的树冠一路前行,穿过浩如烟海的森林。千翎环视周遭,如鱼得水一般自在熟悉……

  这里是……

  忘生的暮影森林。

  虽然比之三百年后,几乎所有的树木都矮了一截,但景致没有太大变化,她甚至能找出树屋所在的位置……

  前方密集的奔跑脚步声如千万族群的逃窜,连大地都在震颤。

  千翎身形一顿停了下来,紧接着便见如水波一般透明宏大的结界从森林那一端扩展开来,很快隐没在风中,没了痕迹。

  那是……

  谷底的方向!

  她脸色变了变,羽翼用力一展骤然提速,如穿刺的幻影掠过森林与嶙峋岩壁,升入高空之中。

  眼前是熟悉的地下峡谷,劲风凛冽刮过山壁,那里空空荡荡没有神木的庇佑,一眼望到峡谷最底部,千千万万的恶魔子民正惊恐奔逃、黑压压一大片挤入峡谷最里面,像大群漆黑的蚂蚁涌动挣扎、无路可逃。

  而不远处的悬崖之巅,深紫色短发的少年屹立在此,漆黑长袍在风中翻飞,银白色的曼陀罗华盛放。

  千翎怔怔看着那道熟悉的人影,熟悉的服饰打扮,已不是刚才她在另一处时空所见的稚嫩少年,不觉红了眼眶。

  澜风在这里,旁边那灰袍老人是禹老,骞疏也在,还有恶魔族的其他高层长老……

  那么月呢?还有澜雪……

  他们在哪里……?

  她在目光在四周反复地寻觅,始终没能寻见他的身影,心头忽然涌上几分说不上缘由的怅然若失……

  与隐隐的不安。

  风掀起黑色长袍,深紫色碎发黏了冷汗贴伏在脸颊边,澜风面容白得瘆人,双手自胸前结印,正上空如水的球形结界正源源不断扩展开,将整个峡谷包围囊括……

  “败了,竟然会败了……”骞疏望着峡谷内部涌动奔逃的恶魔子民,缓缓扶额闭了眼,冷笑又自嘲,“哈……瞧瞧这丧家犬一样的下场,真是凄惨。”

  禹老瞳孔颤动,眼尾有些发红,沉痛闭上眼摇了摇头。

  “就在前几日……我族还一路高歌猛进、胜券在握,怎么会这样,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澜月啊……你……”

  他终归哽咽了,佝偻下背去用袖子拭了拭眼角,再说不出一个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