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臭味相投_西游之取经算我输_炫彩小说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第132章 臭味相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雄宝殿前。

  小红鸡看着面前的大雄宝殿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应该就是自己兄弟说的玄奘的住处了!

  不过这地方真的是人住的?

  小红鸡看着金碧辉煌的大雄宝殿寺庙,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这地方未免也太大了吧。

  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十个人也能轻松住下。

  玄奘真的是住在这里?

  随即小红鸡又想到自己兄弟夯窔的话。

  夯窔说在这里,玄奘那家伙肯定是在这里的。

  虽然只是自己刚认的兄弟,但是小红鸡却极为相信自己这个兄弟,就像是上天注定,自己要认的这个兄弟一样。

  所以,小红鸡义无反顾的迈步走了出去。

  下一刻两道人影出现在自己眼前。

  其中一个好像是个尼姑,另一个则是一个老和尚。

  老和尚鼻青脸肿的,脑袋像是猪头一样,同时还东张西望的好像生怕被人发现一样。

  如此鬼鬼祟祟的。

  肯定就是玄奘!

  毕竟在小红鸡看来,能抓走自己麻麻的,肯定不是啥好人,这个老和尚完完全全符合不是好人这个设定啊!

  “师...师妹,你还是去找无尘子吧,我...老衲是方外之人。”老和尚苦着脸说道,同时一双眼睛紧张的四处张望着。

  阿弥陀佛,幸好现在在周围没人,要是有人看到老衲现在这个样子的话,老衲一世英名可就彻底毁了!

  老和尚的话倒是让一边的小红鸡脚步一顿,有些不解的看向这两人。

  “哼——阿弥陀佛,你当贫尼是什么人,你——”

  尼姑转身看向老和尚巴掌竖起,却是怎么也打不下去,俏脸通红,显然是气急了。

  “阿弥涂佛,老衲是出家人。”

  老和尚闭上双眼,面带痛苦的说道。

  “吾心安处是吾乡,你如此执着于出家,岂不知在已经落入了迷障吗。”尼姑看着老和尚,脸上满是恨铁不成钢。

  “老衲迈不出去,更无法从心。”

  老和尚闭上双眼痛苦道。

  “谁知道?!”

  尼姑怒吼。

  这么多年来,这个师兄还是那么的怂,为何非要执着于那渺渺无踪的成佛之道,难道之前接受的教训还不够吗?

  “阿弥陀佛,老衲知道,佛...也知道。”

  老和尚看向大殿正中央的巨大佛像。

  香火袅袅,佛祖双目含笑,像是在嘲笑老和尚的执念,又像是在笑看众生人生百态。

  尼姑看着老和尚,老和尚也看着尼姑。

  空气在这一刻都好似安静了下来。

  “叽叽,我也知道。”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正在对峙的两人身形一滞,齐齐的向着大殿门口看过来,那里一只通体赤红色的小鸡站在那里卖萌。

  “玄奘给我死来!”

  小红鸡双翅展起,对着老和尚大叫道。

  老和尚......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老衲可不是陈玄奘。”老和尚面色不善的看向这只小鸡。

  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这只小鸡刚刚好像是一直站在这里的,然后老和尚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危险。

  叽叽,果然这家伙和夯窔兄弟说的一样不会承认自己就是陈玄奘,看本鸡去扇他一巴掌!

  “呔,妖孽竟敢来我净土寺盗宝,还不给老衲死来!”

  恍若闷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小红鸡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这一刻都在不停地跳动着。

  然后——

  一脸懵逼。

  喵喵喵,本鸡啥时候盗宝了?

  我怎么不知道。

  不等小红鸡继续思考,一只手掌横压而下!

  “咔嚓~”

  与此同时,数十里之外,蛋碎声响起,一只橙色的鸡蛋轰然碎裂~

  ......

  玄奘现在的感觉很奇妙。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却莫名感觉对方很熟悉。

  好似是在前世就认识的人一样。

  这种感觉让玄奘微微有些烦躁,若是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妹子也就罢了。

  甚至像是自己脑海之中那些娘不溜秋的明星也就算了。

  毕竟人家穿上女装,还真不好分辨是雌是雄,说不得化好妆之后比妹子还妹子。

  但是,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和尚。

  还是一个邋邋遢遢的和尚。

  等等。

  玄奘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和尚。

  破帽子?

  破鞋儿!

  破扇子?!

  还有皮肤上那厚厚一层伸腿瞪眼丸儿的原料。

  卧槽,济颠!

  阿米特喵的,这货不是宋朝的人吗,怎么也跑唐朝来了?!

  “阿弥陀佛,贫僧济颠,阁下可是玄奘师兄?”

  济颠看着玄奘挤眉弄眼道。

  还真是有些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贫僧玄奘见过师弟。”玄奘认真的回了一礼。

  心中却是瞬间爆炸。

  卧槽,真的是济颠!

  “你还说你不是玄奘是夯窔!”

  之前被玄奘和济颠的无耻给震惊了的法海像是找到了反击的借口一样,大声叫道。

  口口声声说自己叫夯窔,但是现在又自称玄奘,嘴里能有一句真话吗?

  “阿弥涂佛,法海师弟。”

  玄奘看着法海有些恨铁不成钢似的摇了摇头。

  “既然能改名叫夯窔,那么自然是能再改名叫玄奘啦。”

  济颠一副理所当然的接下话道。

  法海......

  经常觉得自己因为不够不要脸,而与你们有些格格不入。

  玄奘亦是看向济颠,这兄弟有点意思啊。

  “阿弥涂佛,贫僧一见到师兄便觉得师兄甚是眼熟,不如——”

  济颠拿起自己手中的酒葫芦,似笑非笑。

  “一起整两盅?”

  “阿弥涂佛,不去。”

  玄奘义正辞严的摇头道。

  正在一边心惊胆战的辩机则是稍稍舒了一口气,还好师兄还是明白道理的,怎么能与这个邋遢和尚一样变成酒肉和尚呢。

  法海亦是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个玄奘还是有底线的。

  “有酒怎能无肉,方丈养了三只黑狗。”玄奘缓缓开口。

  辩机和法海瞬间懵逼。

  “阿弥陀佛,嘿嘿师兄说的在理,有酒岂能无肉。”

  济颠则是大笑,果然这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家伙的性格啊,说话间一双满是污垢的手直接搭上了玄奘的肩膀,玄奘也不在意。

  “师兄,贫僧可是料理狗肉的行家,当初贫僧还吃了一条天狗,那味道——”

  说着济颠吸溜一口口水,一想起那只天狗的味道,简直爽翻天啊!

  不等玄奘说话,济颠继续开口:“有酒就要有肉啊,所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对了师弟,那三只黑狗在后院。”

  玄奘接话,说话间两人四目相对,顿时心照不宣,勾肩搭背的向着后院走去。

  原地,法海和辩机面面相觑。

  这两个家伙——

  造孽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