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建章宫中的决断_三国之大秦复辟_炫彩小说

三国之大秦复辟 第三百六十一章 建章宫中的决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阵脚步声戡乱,以何进与何皇后两人为首,一群士卒迅速将建章宫团团包围。

  “何人在此喧哗。”

  巨大的厉喝声,自建章宫中响起。与此同时,几乎就在一瞬间,整个宫殿变得灯火通明,穿衣,脚步声不断响起。

  .......

  “本宫在此。”

  娇喝一声,前面的士卒向两边退开,何皇后从容的走了出来。此时此刻,莅临建章宫,几人之中,唯有何皇后身份得当。

  “轰。”

  闻言,太监宫女们扑通一声,一下子便跪倒于地,其神色恐慌,颤抖,道。

  “奴婢,见过皇后。”

  巨大的动静,自是引起刘辨的注意。在一瞬间之后,其,身着太子蟒袍,从容而出。待,见到何皇后与何进时,刘辨神色微微凝重。

  “辨,见过母后,见过大将军。”

  古代宫廷礼仪森严,虽有举贤不避亲之言,然,刘辨心里清楚。在自己父皇身体每况愈下的档口,这个时候其为太子,当谨慎小心。

  刘辩与何进虽为舅甥,然,立于建章宫外,此刻他更是大汉王朝的太子,一国储君。君臣有别,不能一概而论之。

  两人地位高崇,皆不能言,越是如此,越令刘辨谨慎小心。现今,举朝上下,皆知何进之威,作为大汉朝廷的太子,其心里苦楚自知。

  如此强悍的舅舅,自是太子位,甚至于帝位的最佳保障。然,一旦其继位,这一切必然成为最大的威胁。

  外戚权势太大,乃祸乱之源。

  “太子。”

  除去母子关系之外,刘辩于两人平级。何进与何皇后也不敢太过,毕竟接下来的大事,刘辩才是主力军。望着何进与何皇后,刘辩眼中精光一闪,道:“母后与大将军,夜半而至,不知所为何事?”

  “此地人多眼杂,非谈话之所。”

  ......

  何进开口,其,语气之中充满了严肃。刘辩是这一次事件的绝对主角,此事万不容有失。这是一次赌博,何进绝不容许失败。

  “嘶。”

  闻言,刘辩在心底倒吸一口凉气,其伸出左手向前一指,道:“刘全。”

  “太子。”

  刘辩看也不看刘全,冷声,道:“驱逐所有人,胆敢靠近建章宫者,杀无赦!”

  “诺。”

  看着眼前这一幕,何进眸子里闪过一抹忧色。若,刘辩的手段太强,自己的谋划将会为之一空,成为一个笑话。

  “母后,大将军,请。”

  “恩。”

  何皇后轻轻一点头,率先从建章宫门口踏入。其后,何进朝着刘辩微微颔首,道:“太子,请。”

  “咯吱。”

  三个人刚进入建章宫,刘全便从外面将宫门关上。刘辩朝着座位一指,道:“母后,舅舅,坐。”

  ......

  “辩儿,陛下驾崩了。”

  “什么?”

  这一刻,刘辩心里就像炸弹爆炸一样,巨大的冲击,席卷整个心湖。其,双目圆睁,脸上的神色极其狰狞。刘辩根本没想到,如同苍天一般巍峨的刘宏会驾崩。一时间,其,感觉仿佛天塌了。

  ......

  “太子,汝,休做女儿家之态,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何进语气一凝,低喝一句,道:“国不可一日无君,殿下当速登帝位,以新君之名,安葬陛下。”

  “母后,这......”

  正所谓,知子莫若母。刘辩刚欲开口,何皇后就清楚,其要说什么。何皇后神色一厉,大喝,道:“辩儿,莫非忘记了太后......”

  “呼。”

  在心里做了一番挣扎,刘辩眼中杀机一闪而逝,隐没于眼底,其转头朝着何进,道:“请舅舅封锁宫闱,防止十常侍拥立皇弟。”

  “诺。”

  刘辩眼中狠辣之色浓郁,他清楚皇家斗争的残酷。一旦生于皇家,不管你愿不愿意都没有退路。每一个人都不甘愿平淡,更何况刘辩这样的天子嫡子,距离皇位仅有一步之遥的人。

  “刘全。”

  刘辩的声音很大,刘全闻声推门而入,其,神色恭敬地朝着刘辩,道:“殿下。”

  瞥了一眼刘全,刘辩从腰间摘下一块玉佩,递给刘全,道:“汝,立即执孤玉佩出宫,面见卢植大人。言,陛下驾崩,令,其立即联络三公九卿,于,明日早朝拥立孤登基为帝。”

  “殿下,这.....”

  何进闻言,其,神色大变,连忙劝阻。然而,此言却被刘辩打断。刘辩抬起头,望着何进,道:“刘全乃孤之心腹,卢植乃孤师。”

  “诺。”

  闻言,刘全双目之中闪过一抹感动,其,朝着刘辩应诺一声,转身离去。此刻刘全心里暗自发誓,其一定不会辜负刘辩的信任。刘全虽然是一个小人物,却也深深的清楚,自己与刘辩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其,顾不得心里的震惊,朝着建章宫外跑去。

  何进与何皇后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震惊。刘辩的变现太过于出人预料,其一点也不像是从未接触过朝堂的初哥。

  只是,两个人的眸子里震惊的含义是不同的。何皇后眼中是惊喜,那是一种孩子长大了的骄傲。而,在何进眼中则是深深的忌惮,那是一种出乎预料,超脱掌控的忌惮。

  不管两个人的神色变化,事到如今,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片刻之后,三个人异口同声,道:“去未央宫。”

  ......

  另一边,未央宫被十常侍派人死守,张让、赵忠、封谞、段珪、曹节、侯览、蹇硕、程旷、夏恽、郭胜十人,在未央宫中密谋。

  “今、陛下驾崩。我等当何去何从?”

  张让双眸阴冷,他清楚,刘宏驾崩就等于他们的退路已断。若,是与新帝不能建立良好的关系,凭借这些年的嚣张跋扈,其,落在世家手里,唯死而已。

  ......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

  关乎生死,没有人能够风轻云淡。这一刻,十常侍尽皆沉默。因为刘宏驾崩等于他们失去了最大的庇护伞,选择,在此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半响之后,封谞神色一动朝着张让,道:“让公,若不成,我们向太子低头,拥立其为帝,以寻求庇护。”

  (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