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彩小说网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0章 果然有猫腻

  “躲啊,快躲开啊!”

  “躲啊!”

  “完了,完了!”

  “这下要出人命了。”

  ……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静止了,周边楼层上的工人们,个个一脸惊愣的看着那些东西砸向赵雪妍,心头纷纷急切的呼喊着。

  跟来的胖工头看到这一幕,更是吓得双脚一软倒在地上,因为要是砸着赵雪妍,他铁定是卷铺盖走人了。

  赵雪妍在这一刻完全都懵了,潜意识的想着,难道我赵雪妍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赵雪妍只感觉身子不由自主的向旁边飞了出去,跌落在三米开外的沙堆上。

  “砰砰砰!”

  同一时间,几道东西砸下的响声传来,跌坐在沙堆上的赵雪妍回过神来,只见自己刚才站的位置,此刻不正站着夏冬阳吗?

  而夏冬阳身边地上,散落着七八个尺来长的白色盒子,看样子里面还装着东西,分量并不轻。

  赵雪妍哪里能不明白,刚才危急时刻,是夏冬阳推开了她,自己却被那些坠落的盒子给砸中了。

  工人们也纷纷长出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的胖工头也是回过神来,惊魂未定的他站起身来,双脚不自禁的发抖。

  这边,赵雪妍撑起身子,准备上前询问夏冬阳情况,但夏冬阳却先一步到了她身前,问道:“赵总,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呢?”对于刚才夏冬阳的相救,赵雪妍心头怎能不感激感动。

  “我没……”

  可夏冬阳话还没完,赵雪妍便惊呼了起来:“啊,你流血了!”

  夏冬阳抬手摸了摸右侧脸,的确是流血了,应该是头皮破了,以致血顺流而下,但应该并不严重,因为他能感觉到刚才那些盒子并不是太重,但若是砸在赵雪妍身上,以赵雪妍的体质,恐怕会重伤。

  不过这种伤对于夏冬阳来说,那就实在太小儿科,他当即道:“皮外伤,没事!”

  “可你还在流血啊!”看着血从夏冬阳侧脸不断流下,赵雪妍一脸的担忧与紧张。

  那胖工头好歹跑了过来,一脸战战兢兢的问道:“赵总,你……你没受伤吧?”

  赵雪妍面色有些阴沉,沉声道:“我助理被砸伤了,你们这安全工作是怎么做的,我先送他去医院,回头再追究你!”

  “是,是。”胖工头一脸的大汗,连连点头说着。

  赵雪妍转头对夏冬阳说道:“走,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去医院,让工头给我找点酒精,消毒棉就行了。”夏冬阳摆手说着,这点伤对他来说,真心不算什么。

  “不行,你流了这么多血,必须去医院,出了事怎么办?”赵雪妍坚持说着。

  “赵总,真的不用去医院,工头,麻烦你了。”夏冬阳转头对胖工头说着。

  “好的,我马上拿来。”胖工头哪里敢怠慢,赶忙跑步出去了,毕竟,夏冬阳对他来说,算是大恩了,想想若是刚才那些东西砸中赵雪妍,他现在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夏冬阳,你不要命了吗?”夏冬阳坚持不去医院,赵雪妍愤怒不已。

  夏冬阳却是抬头看了看楼上,低声道:“赵总,我怀疑刚才的事或许并不是意外。”

  赵雪妍一听,警觉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有人针对我?”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我先上去看看。”夏冬阳说着,快步向楼上走去。

  “夏冬阳,你先处理伤口啊!”赵雪妍连忙喊着,但夏冬阳却充耳不闻。

  赵雪妍是又感动又气愤,感动夏冬阳为了她的安危而奋不顾身,气愤的是,夏冬阳这个保镖根本不卖她的账,她也只好跟了上去。

  很快,夏冬阳与赵雪妍就来到了三楼,三楼的楼层上有五个工人,这时候见夏冬阳二人上来,个个面上都有些惊慌。

  夏冬阳眼神扫了五人一眼,而后问道:“你们不用慌张,刚才只是意外,不过出于程序,我还是得了解下,刚才是谁负责的那些盒子?”

  “是……是我。”

  一个瘦得如猴子,皮肤黝黑的工人战战兢兢的举了举手,没办法,其余几个工人都看着他,他想不承认也不行。

  夏冬阳走上前去,眼神如刀一般盯着那瘦工人,瘦工人眼神闪躲着,根本不敢对视夏冬阳的眼神。

  夏冬阳也不能就这么贸然判定对方有问题,又问道:“大哥,刚才那些盒子就吊在这里吗?”

  的确,旁边还有一根垂在楼层边上的绳子,夏冬阳早就推算出盒子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他之所以问,就是想要进一步观察那瘦工人的表情眼神变化。

  “是……是的。”瘦工人果然更加紧张了。

  夏冬阳伸手将那绳子拉了起来,细细看了看断口处,只见断口处十分的平整,他心头顿时更加有数了。

  不过他并没有声张,转头对那瘦工人说道:“大哥,刚才虽然是意外,但还是得请你和我们下去,说一说具体的情况,放心,没事的,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好……好的。”那瘦工人点头说着,不过双脚却有点打哆嗦。

  赵雪妍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插话,毕竟夏冬阳是受伤者,上去询问缘由也是合情合理。

  带着那瘦工人,三人一起下楼,在二楼的楼梯上,就遇上跑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胖工头。

  夏冬阳也没着急处理,而是在胖工头的带路下,来到了临时办公室。

  夏冬阳也没着急着问那瘦工人,就坐在一旁准备处理自己的伤,赵雪妍一见,赶忙上前道:“我来吧!”

  毕竟夏冬阳是为了救她而受伤的,赵雪妍心头是过意不去,帮忙处理伤口也是理所当然。

  “不,赵总,我自己来就行了,不敢劳烦你!”

  夏冬阳却说着,在他看来,自己始终只是被雇佣者,最多算是个下属,再说赵雪妍又讨厌自己,所以哪里敢让赵雪妍来给自己处理伤口。

  “你……”

  赵雪妍一听,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分明觉得夏冬阳的语气就是在和自己怄气,而且还是有意撇开干系,但这时又有其他人在场,所以她也没再说什么,只得站在一旁。

  不过,心头却是暗骂着:死木头,倔驴!

  夏冬阳熟练的处理着伤口,这些对他来说实在太家常便饭了。

  而夏冬阳之所以这样做,那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要在给一旁的那瘦工人一些心理压力。

  果然,那瘦工人看着夏冬阳处理着伤口,双脚一直在瑟瑟发抖。

  那胖工头更是暗咽口水,心头直打鼓,想着自己等会将会怎么被处理。

  处理好伤口后,夏冬阳猛然一拍旁边的桌子,而后豁然站起身来,这突兀的一下,将赵雪妍都给吓得心头一个咯噔,那胖工头和那瘦工人,竟然同时被吓得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不是我,不是我……”瘦工人更是一脸惊慌的连连喊着,看样子心理防线是崩溃了。

  夏冬阳一怔,自己不过只是想乍一乍瘦工人,想不到连胖工头都跪了下去,不过,这会他可以完全确定,这瘦工人真的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