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明抢横财_最强战尊_炫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啪嚓——

  一个金边白玉杯应声四分五裂,碎片散落一地!

  曾经的洛家府邸内,连明双眼几欲喷火,胸腹一起一落,愤怒到了极点。此刻包括连管家在内的所有人,全都静立左右不发一言,气氛沉闷。

  考核结束离开武府后,连明就在暗暗推断洛尘近来的变化!

  但他却怎么也想不通,亲自出手都没有将洛尘打下测试台也就罢了,最后竟在没有圣言文字的情况下还能被他体悟过关,甚至还引动出了九尺五寸的圣光!

  运气来了?又或者真有大毅力愈挫愈勇?

  连明根本不相信这样的鬼话,他现在严重怀疑洛尘身怀异宝,又或者得到了什么奇遇。

  “少爷,刘家派出的那些人……”

  连管家忍不住开口,但不等他说完,就被连明愤愤打断道:“动手可以,不过不要牵扯我连家。别忘了,那杂种现在已经是武府弟子了……!”

  刘振山被碎掉丹田,刘家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洛尘。早在考核测试还没有结束前,刘家就已经遣出了杀手强者潜伏在洛家小院周围,只等洛尘考核失败便要血洗洛家。

  本来这样的事情,连明是一百个支持。但现在洛尘通过了考核,情况完全不一样了!

  “少爷莫要灰心,不就是武府弟子么?只要不露出破绽,我们照样可以逼得他没有活路。不过在这之前,老夫觉得是不是要先压一压沈家……!”

  “混蛋!”

  同一时间,随着白蓉离开武府的洛尘,也是神色凝重,返家奔行的步伐越来越快!

  白蓉来武府除了给他递送汤药之外,更重要的是带来了天玑老人的消息。

  天玑老人在青山镇威望极高,在武府考核还未结束前,偶然得到刘振山被废掉后刘家意图报复洛尘的风声。

  大家族之间明争暗斗的火拼,在这强者为尊的游戏规则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只要屁股擦的干净,即便被抓住证据,找几个替死鬼随便编个私斗仇杀的理由就行了。何况连家势大,真要出了事,官府衙门也绝对会倾向与之交好的刘家。

  “尘弟莫急,你现在已经是武府弟子,相信他们不敢怎样!”白蓉一路小跑,急声安慰。

  依照天玑老人的推断,刘家不敢在考核结束前动手,就是顾忌洛尘此次测试的结果。现在洛尘成了武府弟子,相信对方更加不会轻举妄动了!

  不急?怎能不急!

  最想杀他的连明都不敢如此,而刘家却像被逼急的疯狗,意图鱼死网破,让人如何不急!

  如果族人出事,他的一切努力又有什么意义,他洛尘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洛尘,你、你真的通过了?”

  “哥哥,是真的吗?”

  还好,急匆匆返家冲进小院,洛尘并没有见到想象中的可怕一幕。根叔和小依依等人,全都安然无恙,正在翘首以盼地等待着他。

  不过洛尘并未放松警惕,简单回应招呼了几句,便又转身冲出了四合院!

  果然,在小院周围附近的老树和灌木丛中,发现了有人潜伏留下的明显痕迹。

  “刘家!”

  洛尘猛地抬头,双眼一阵红光泛动!

  如果说连家的欺压是架在脖子上的一把刀,那么刘家的举动已经是刺入心脏的利剑,严重撕裂了他的逆鳞!

  敢动他家人,就是对他最大的侵犯!

  不过洛尘也知道轻重,现在家人没事,加上刚刚有了武府弟子的身份,一切还有转机。

  锋芒太露,刚则易折!

  目前最关键的是沉下心思提升实力,只要武府奖励一到,他就有把握冲击九阶大武士!

  打铁还需自身硬,实力是对抗强敌碾压的唯一资本!

  “尘弟,哥哥……!”

  见洛尘简单回应了几声,就又急匆匆冲出院落,白蓉和小依依也跟着追了出来。

  洛尘轻轻吐出一口闷气,脸色迅速恢复平静转身道:“蓉姐姐,怕是要连累你了!”

  嗯?

  白蓉微微一愣,接着俏脸一寒随即想到了什么,惊声道:“你是说……!”

  “不错,刘家既然敢动这样的心思,那么接下来定然还会耍手段。不仅刘家,怕是连家也坐不住,我担心会连累你,青山镇不再安全!”洛尘神色凝重。

  “不,我无亲无故,我不会离开!”

  从洛尘话头里听出了什么,白蓉一阵摇头。

  虽然这次在人前和洛尘走的很近,但也代表不了什么,她不相信青山镇没有了王权国法!

  “姐姐要去哪里?为什么要走呢?”小依依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感到莫名其妙。

  不过洛尘并没回应依依,而是微微叹了口气,缓缓转身望向远处,道:“既如此,你若不介意,就暂时搬来我洛家避避吧!”

  白蓉这次突然出现武府,所有人都看出了他们关系亲近。那些暂时不敢对付他的,恐怕会转移杀机对付和他亲近的人!

  都要对他洛家进行血洗报复了,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之前洛尘也想过只要白蓉愿意,就可以来他洛家生活,但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对方跟来。

  但不管洛尘出于什么样的担忧,此时白蓉已经是面泛桃花别样红!

  她怎么也没想到洛尘这样直接,甚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搬来洛家,不想引人注意都不行。

  不过她打心底里愿意,虽然羞于启齿,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了,她从没对哪个男子看过眼。洛尘虽然比她小,但一举一动都不失大男人应有的本色。不知为何,只要能够跟着洛尘,她就觉得很踏实和满足。

  不过也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竹声!

  远远地,一群以沈飞为首披红挂彩的壮观队伍,正锣鼓齐鸣快速接近。

  “是胖哥哥!”小依依俏脸一怔,随即踮起小脚,欣喜地迎了上去。

  一般通过武府考核的修士,都会大摆宴席庆贺一番。作为本次武府魁首,于情于理洛尘都不能没有任何动静。

  “快快,快给摆上!”沈飞一摇三晃地快速走到近前,接着向身后一挥手道。

  队伍后面跟来的沈家人身上,竟然还带着好酒好菜,甚至连桌椅板凳也一应俱全!

  洛尘顿时就明白了,沈飞是来给他庆贺的。虽然不喜张扬但兄弟一番好意却也不好拒绝。

  不过让洛尘颇感意外的是,披红挂彩的人们刚一摆好桌椅酒菜,他就看到不远处还有许多人带着大包小包的贺礼,快步迎了上来。

  “是凌家,还有李家……”

  洛尘还没有反应过来,沈飞倒是一下子认出了几批来人的身份。

  也难怪洛尘眼力欠佳,洛家没落,这些年几乎与青山镇众多豪门没有来往。而且这些带着礼物的也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只是普通的管家仆从。

  不过从这里洛尘却也一下子看出了一些微妙!

  自己通过考核夺取魁首,加上沈飞高调设宴庆贺,诸多家族自然不能视而不见,毕竟一个潜力巨大的后起之秀,影响力还是有的。

  但是打压洛家的连家,甚至还有最近翻脸的侯家,却又让很多人暗自忌讳。想来那些家族派出管事仆从前来道贺,也是不想太过张扬得罪人。

  “尘兄,这些……!”沈飞挑了挑眉,善意提醒。

  显然沈飞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世家大族,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前来道贺。现在洛家在青山镇地位微妙,这些呈送的贺礼,收与不收还需要洛尘自己定夺。

  当然,即便没有沈飞的提醒,洛尘也早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打算。

  不待沈飞话音落地,他就转身冲着身后早已被惊动赶来的根叔吩咐道:“有劳叔叔,快快有请这些辛苦前来的贵客落座!”

  根叔本来就有点儿搞不清现状,听到洛尘要宴请这些人,登时更加错愕。

  宴请不是问题,问题是这话里的深层含义,明显是要他毫不客气地收下那些贺礼!

  家族没落后,别说有人登门送礼了,平日里连个串门闲聊的人都没有。再者说,这些礼物也不是说收就收得起的。

  世俗讲究礼尚往来,别人有个什么事情,也是需要回礼的。先不说洛家现在有没有回礼的本钱,单单洛尘现在的状况就不容太过张扬。

  然而让根叔嘴巴大张,甚至沈飞都彻底无语的是,原本神色平静的洛尘,在话音落地瞬间,就挤出一抹让人难懂的坏笑,转身接过近前凌家管事仆从手中的贺礼。

  而且一边接过贺礼一边指着凌管事胸前挂着的镶金玉坠道:“咦,凌管家太客气了,有贺礼就行了,怎么还把自己贴身宝贝也带来了呢。不能不能,这个可不能收,那多不好意思,不过这玩意儿看着还真的挺讨喜的哈!”

  “啧啧,李管事是吧?你也真是的,这么客气做什么,这碧玉扳指也是好宝贝啊……!”

  话说着,洛尘不仅顺手扯走了凌管家胸前的吊坠,甚至又将李家管事拇指上的碧玉扳指捋了下来。连贯动作行云流水,丝毫感觉不到做作和故意,也全然不顾一干人的惊诧神色。

  不过根叔没有反应过来,了解洛尘的沈飞却是立即看出了什么。当即一改脸上的错愕,同样笑嘻嘻地迎向了不远处另一批送礼的仆从队伍。

  和洛尘一样,他不但收了别人的提来的贺礼,就连那些人身上携带的值钱货,也以各种理由软拉硬拽地洗劫一空。

  和洛尘相识已不是一两日,对方这样做明显是打算要趁火打劫!

  事实正是如此,这些送上门的好处不拿白不拿。以洛家目前在青山镇的状态,要是再拒绝了这些主动示好的世家豪门,那么就真的要被彻底孤立了。

  既然推脱不掉,倒不如将便宜占的更彻底一些!

  但不得不说这些世家豪门管事仆从的富有,每个人身上佩戴的物件都价值不菲。一番洗劫下来,收获丝毫不比那些贺礼价值低。

  “这样也行?!”

  远处围拢看热闹的民众,一个个目瞪口呆。

  不过所有人都看出来洛尘这是在打劫,但那些被打劫者却也只能大眼瞪小眼,张口结舌哭笑不得,没有一个敢拒绝。毕竟他们是代表所属家族前来祝贺的,同样不敢得罪洛尘。

  “多谢诸位厚爱,多谢多谢,都太客气了哈!”洛尘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儿,笑逐颜开。

  一不做二不休,收就收个彻底,反正这些世家豪门的管事者,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甚至洛尘非常清楚,若是不收这些送上门的贺礼,那他的麻烦才大了呢!

  不过也因为他的‘热情收礼’,一说让道贺送礼的众人入席,那些人就像被踩了尾巴般,一个个要多客气就有多客气地陪笑婉拒,接着一溜烟儿快速离开,走得干脆利落!

  “招待不周,诸位慢走,慢走啊!”

  此时和根叔的惊讶不同,洛尘一脸的悠然自得。

  这天上掉馅饼的便宜占了也白占,更何况这些道贺的大多都是些趋炎附势之辈,否则也不敢连杯水酒都不敢喝了。这些人既想讨好考核魁首,又想低调一点避免触怒连家等势力。

  “哈哈,武府奖励还没有,尘兄就已经收获颇丰了!”

  沈飞一阵大笑,瞧着片刻间堆满桌子的贺礼,同样心情大好!

  洛尘的心思他自然明白,甚至要不是担心带来麻烦,他都想带着洛尘骑马游街,如同科考及第的文状元般,好好气气那些曾经看不起人的混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